中东的恐怖分子-The Terrorists of the Middle East

中东的恐怖分子-The Terrorists of the Middle East

January 20th, 1991 @ 4:42 PM

启示录6:6-8

    中东的恐怖分子 W. A. Criswell博士 启示录6:6-8 1991年1月20日 10:50 a.m. 中东的恐怖分子,这是中东三部曲的第二个信息:上个主日,这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吗?下个主日,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生死搏斗;今天,我们看这冲突的缘由和造成的可怕伤害。 我有好消息告诉大家,我们欢迎贝琪•卢斯克太太和她女儿海伦,她们想要从电视上加入我们的教会。她六十年前受洗,每周收看我们的聚会。我还有个好消息:博格斯太太,玛格丽特要在电视上加入我们教会,她每周日都收看我们的聚会,16岁的时候被加斯腾浸信会的牧师莱斯特•柯林斯施洗。为了让她们能看到,我们欢迎她们加入我们教会,大家可以抬起自己的手吗?谢谢,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现在是我们的一员了。 这周二的十点半和周四的十点半,之后每周的周二和周四的十点半,我会在我们的学校里教启示录的课,校园就在加斯滕大道上。欢迎你们参加,一起学习。 我们来读经文: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启示录6:7-8] 穆罕默德公元632年在沙特阿拉伯沙漠上的麦地那死去。他二十五岁时,娶了一个四十岁的富寡妇,这样他才有时间去看到异象,听到声音,去四处征战。古兰经夸耀他不识字,他看到的异象、听到的启示全是天上的恩赐,跟随他的人将这些话写下来,成为他们的圣经―古兰经。他死之后,跟随他的人像他一样不断地掀起战事,用刀剑征服他们所在的那部分世界。他们的信仰宣告很简单,“除了安拉没有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这些劫掠的士兵给人一个简单的选择,“或者改信,或者被奴役、死亡。” 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征服了整个北非,黎凡特、巴勒斯坦、叙利亚、小亚细亚、米索不达米亚―最终到伊朗,以及太平洋上的岛屿,包括菲律宾。它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宗教。现在有超过四亿的穆斯林。即使在美国,我们也开始看到越来越多他们的踪迹。我们著名的拳击手就改信伊斯兰教,把名字改成了穆罕默德•阿里。他们也存在于达拉斯。他们征服了西班牙。他们曾经几乎攻下欧洲大陆,公元732年的图尔战役中,查理•马特击败了他们―马特是查理大帝的爷爷。 他们的影响在世界范围内都在增长。我曾过去伊斯坦布尔,那时他们正要庆祝基督徒的城市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五百周年―我去了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上最大的基督教会,也是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我的脑海中又重演了这座城市的陷落。穆罕默德二世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包围了城市,从一个被打碎的门中鱼贯而入。基督化的罗马帝国的君王君士坦丁十一世,让他的士兵杀了他,他们却不愿这样做。于是他死在土耳其人的刀下,尸体被切碎,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个帝王就这样死去。 我曾去过金顶圆殿,看过奥玛清真寺。他是第二位哈里发―攻下了全部阿拉伯,建造了最开始的清真寺。我在那里看到它时,我在读启示录时,我都会想。在启示录中有神的殿,现在那里却有个清真寺。那个清真寺什么时候会被毁灭,希伯来人的神殿能够再次被建起?除了战争,我想不出来任何其他的办法。在一场大冲突中,清真寺被毁掉,神殿在同样的地方被建起来。 那些跟随穆罕默德争战的人的宗教背景很有意思。先知有十四个妻子。他却不让跟随他的人多于四个。他们同时最多只能有四个妻子。古兰经中穆罕默德仿佛有特赦令,有十四个妻。他甚至娶了他继子的妻子。他没有自己的儿子。古兰经说,“我确已准你享受你给予聘礼的妻子,信道的妇女,若将自身赠与先知,若先知愿意娶她,这是特许你的,信士们不得援例。” 他们古兰经的天堂的图像是个后宫,古兰经说,“有大眼的女子随你要求服侍”。 在我们的时代,伊朗的独裁者哈梅内伊召开世界大会,想要找到中东动乱的对策。在伊朗国王的王宫中他们准备了美丽、精细的国宴,宴请世界各国的代表。客人到来时,哈梅内伊要求女人用黑纱把脸遮起来。她们拒绝了,大会就无法进行。精心制作的国宴最终无人享用,没有一个人碰了食物,没有一个讲话,没有一个讨论。先知对战争的态度,我引用古兰经: “战争已成为你们的定制。” [古兰经2:216] “当抵抗不信真主的人。” [古兰经9:29] “真主的确喜爱那等人;他们为他而列阵作战。” [古兰经61:4] “你不要顺从不信道者,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 [可兰经25:52] 安拉爱的人,是 “为他列阵作战” 的人 [古兰经61:4]。战争被美化了。士兵进入天上的方法是在战斗中死去。我还记得过去在我们的报纸头版上看到过一幅画,画着突厥人与基督徒亚美尼亚人战争的场面。画得是个瞎了的突厥人。他高喊着让人给他带来个基督徒亚美尼亚人,让他割断对方的喉咙,好进入天堂。 你从收音机、电视、和报纸中听说了萨达姆利用恐怖分子对付自己的敌人,西欧的国家,尤其是美国。这些人的恐怖袭击这些年一直在我们中间发生,在现在还在持续增加。 哈梅内伊夺取伊朗的时候,美国人都在美国使馆内。他们成为了暴力劫持的人质。靠着神的供应,我们的领袖解救了他们,把他们带回了美国。我们去过伊朗,我们在那里的时候,虽然是陌生人,还是被邀请到当地人的家里去吃晚饭。我无法相信恐怖分子们所作的事。 我去过黎巴嫩几次。地上没有比黎巴嫩更美丽的国家了,没有比贝鲁特更漂亮的城市了,但我现在不敢去那里了,恐怖分子们将之变成了咒诅之地。 我去过利比亚。利比亚的人们很友善。卡扎菲对着阿拉伯土地上一千万基督徒说,“基督徒们走的是错路,他们必须要改变,成为真正的穆斯林。他们或者成为穆斯林,或者被消灭。” 在西方文化主导的我们的世界中,恐怖分子到处都是。在雅典的机场,环球航空的飞机刚起飞,就化成火球爆炸;罗马的机场中,机枪扫射将之变成血的海洋;在苏格兰,泛美航空103起火,机上所有人都遇难;他们还劫持了地中海上的游轮。美国、欧洲、文明世界的任何角落,没有不受这样的死亡威胁的。 我常读安•兰德丝的专栏。我就想知道这些号称人类的无脑动物是怎样思考,怎样行动的。1986年5月5日的专栏我保存下来了,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写。在她谈到那些令人激动的东西,你知道,性、床事和那些事之后,我看到了这段话: 真正的威胁不是俄国,不是俄国,而是中东的残忍、冷酷的恐怖主义。他们相信在战争中死去是荣耀、是奖赏,他们自杀式袭击的结果是永远的生命,我们怎么应对这些人?我多希望我有答案。   我认为没人知道答案。怎么有人相信,当他杀死无辜的生命,炸掉满是母亲和孩子的机场时,其实是事奉神?我不知道,我们就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我们在为这样的领袖拼死作战。 我也提醒我自己:我们谦卑、宝贵的主耶稣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如何被接待的?他是怎样死的?在暴力中,被钉上十字架,被吐唾沫,被鄙视,被拒绝 [马太福音27:28-50]。这是这样的世界,这也是他对我们如此宝贵的原因。为了战争中逝去的儿子、女儿跪在神面前的母亲,以及素有我们面临着年老、死亡和分隔的人,这是对我们怎样的安慰,我们有耶稣做朋友,他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中东三部曲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中东的恐怖分子

W. A. Criswell博士

启示录6:6-8

1991年1月20日 10:50 a.m.

中东的恐怖分子,这是中东三部曲的第二个信息:上个主日,这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吗?下个主日,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生死搏斗;今天,我们看这冲突的缘由和造成的可怕伤害。

我有好消息告诉大家,我们欢迎贝琪•卢斯克太太和她女儿海伦,她们想要从电视上加入我们的教会。她六十年前受洗,每周收看我们的聚会。我还有个好消息:博格斯太太,玛格丽特要在电视上加入我们教会,她每周日都收看我们的聚会,16岁的时候被加斯腾浸信会的牧师莱斯特•柯林斯施洗。为了让她们能看到,我们欢迎她们加入我们教会,大家可以抬起自己的手吗?谢谢,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现在是我们的一员了。

这周二的十点半和周四的十点半,之后每周的周二和周四的十点半,我会在我们的学校里教启示录的课,校园就在加斯滕大道上。欢迎你们参加,一起学习。

我们来读经文: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启示录6:7-8]

穆罕默德公元632年在沙特阿拉伯沙漠上的麦地那死去。他二十五岁时,娶了一个四十岁的富寡妇,这样他才有时间去看到异象,听到声音,去四处征战。古兰经夸耀他不识字,他看到的异象、听到的启示全是天上的恩赐,跟随他的人将这些话写下来,成为他们的圣经―古兰经。他死之后,跟随他的人像他一样不断地掀起战事,用刀剑征服他们所在的那部分世界。他们的信仰宣告很简单,“除了安拉没有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这些劫掠的士兵给人一个简单的选择,“或者改信,或者被奴役、死亡。”

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征服了整个北非,黎凡特、巴勒斯坦、叙利亚、小亚细亚、米索不达米亚―最终到伊朗,以及太平洋上的岛屿,包括菲律宾。它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宗教。现在有超过四亿的穆斯林。即使在美国,我们也开始看到越来越多他们的踪迹。我们著名的拳击手就改信伊斯兰教,把名字改成了穆罕默德•阿里。他们也存在于达拉斯。他们征服了西班牙。他们曾经几乎攻下欧洲大陆,公元732年的图尔战役中,查理•马特击败了他们―马特是查理大帝的爷爷。

他们的影响在世界范围内都在增长。我曾过去伊斯坦布尔,那时他们正要庆祝基督徒的城市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五百周年―我去了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上最大的基督教会,也是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我的脑海中又重演了这座城市的陷落。穆罕默德二世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包围了城市,从一个被打碎的门中鱼贯而入。基督化的罗马帝国的君王君士坦丁十一世,让他的士兵杀了他,他们却不愿这样做。于是他死在土耳其人的刀下,尸体被切碎,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个帝王就这样死去。

我曾去过金顶圆殿,看过奥玛清真寺。他是第二位哈里发―攻下了全部阿拉伯,建造了最开始的清真寺。我在那里看到它时,我在读启示录时,我都会想。在启示录中有神的殿,现在那里却有个清真寺。那个清真寺什么时候会被毁灭,希伯来人的神殿能够再次被建起?除了战争,我想不出来任何其他的办法。在一场大冲突中,清真寺被毁掉,神殿在同样的地方被建起来。

那些跟随穆罕默德争战的人的宗教背景很有意思。先知有十四个妻子。他却不让跟随他的人多于四个。他们同时最多只能有四个妻子。古兰经中穆罕默德仿佛有特赦令,有十四个妻。他甚至娶了他继子的妻子。他没有自己的儿子。古兰经说,“我确已准你享受你给予聘礼的妻子,信道的妇女,若将自身赠与先知,若先知愿意娶她,这是特许你的,信士们不得援例。” 他们古兰经的天堂的图像是个后宫,古兰经说,“有大眼的女子随你要求服侍”。

在我们的时代,伊朗的独裁者哈梅内伊召开世界大会,想要找到中东动乱的对策。在伊朗国王的王宫中他们准备了美丽、精细的国宴,宴请世界各国的代表。客人到来时,哈梅内伊要求女人用黑纱把脸遮起来。她们拒绝了,大会就无法进行。精心制作的国宴最终无人享用,没有一个人碰了食物,没有一个讲话,没有一个讨论。先知对战争的态度,我引用古兰经:

“战争已成为你们的定制。” [古兰经2:216]

“当抵抗不信真主的人。” [古兰经9:29]

“真主的确喜爱那等人;他们为他而列阵作战。” [古兰经61:4]

“你不要顺从不信道者,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 [可兰经25:52]

安拉爱的人,是 “为他列阵作战” 的人 [古兰经61:4]。战争被美化了。士兵进入天上的方法是在战斗中死去。我还记得过去在我们的报纸头版上看到过一幅画,画着突厥人与基督徒亚美尼亚人战争的场面。画得是个瞎了的突厥人。他高喊着让人给他带来个基督徒亚美尼亚人,让他割断对方的喉咙,好进入天堂。

你从收音机、电视、和报纸中听说了萨达姆利用恐怖分子对付自己的敌人,西欧的国家,尤其是美国。这些人的恐怖袭击这些年一直在我们中间发生,在现在还在持续增加。

哈梅内伊夺取伊朗的时候,美国人都在美国使馆内。他们成为了暴力劫持的人质。靠着神的供应,我们的领袖解救了他们,把他们带回了美国。我们去过伊朗,我们在那里的时候,虽然是陌生人,还是被邀请到当地人的家里去吃晚饭。我无法相信恐怖分子们所作的事。

我去过黎巴嫩几次。地上没有比黎巴嫩更美丽的国家了,没有比贝鲁特更漂亮的城市了,但我现在不敢去那里了,恐怖分子们将之变成了咒诅之地。

我去过利比亚。利比亚的人们很友善。卡扎菲对着阿拉伯土地上一千万基督徒说,“基督徒们走的是错路,他们必须要改变,成为真正的穆斯林。他们或者成为穆斯林,或者被消灭。”

在西方文化主导的我们的世界中,恐怖分子到处都是。在雅典的机场,环球航空的飞机刚起飞,就化成火球爆炸;罗马的机场中,机枪扫射将之变成血的海洋;在苏格兰,泛美航空103起火,机上所有人都遇难;他们还劫持了地中海上的游轮。美国、欧洲、文明世界的任何角落,没有不受这样的死亡威胁的。

我常读安•兰德丝的专栏。我就想知道这些号称人类的无脑动物是怎样思考,怎样行动的。1986年5月5日的专栏我保存下来了,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写。在她谈到那些令人激动的东西,你知道,性、床事和那些事之后,我看到了这段话:

真正的威胁不是俄国,不是俄国,而是中东的残忍、冷酷的恐怖主义。他们相信在战争中死去是荣耀、是奖赏,他们自杀式袭击的结果是永远的生命,我们怎么应对这些人?我多希望我有答案。

 

我认为没人知道答案。怎么有人相信,当他杀死无辜的生命,炸掉满是母亲和孩子的机场时,其实是事奉神?我不知道,我们就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我们在为这样的领袖拼死作战。

我也提醒我自己:我们谦卑、宝贵的主耶稣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如何被接待的?他是怎样死的?在暴力中,被钉上十字架,被吐唾沫,被鄙视,被拒绝 [马太福音27:28-50]。这是这样的世界,这也是他对我们如此宝贵的原因。为了战争中逝去的儿子、女儿跪在神面前的母亲,以及素有我们面临着年老、死亡和分隔的人,这是对我们怎样的安慰,我们有耶稣做朋友,他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