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的信仰-The Old-Time Religion

古旧的信仰-The Old-Time Religion

February 3rd, 1998 @ 1:06 PM

使徒行传8:8

    古旧的信仰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 8:8 1998年2月3日   [荷马∙林泽博士] 很多年以来,奎斯维尔博士常常给我写信,鼓励我,我很感恩今天我们能邀请他过来。我的父亲已经去见主面了,我看到奎斯维尔博士进来坐下的时候,我的心都被抓住了,就好象是我的父亲在那里一样。对我来说这是个宝贵的夜晚,我相信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宝贵的夜晚。[掌声] [W A 奎斯维尔博士] 谢谢你,孩子,愿神祝福你。谢谢大家!谢谢!我一生里没有像今晚这样紧张的。我们的教会,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被认为是美南浸信会的最大的会众,却也和今晚无法相比。和今晚的会众相比,我们的教会好像都变的很小了。 我和林泽博士的父亲是挚友。我曾经在他的教会讲过很多次道―还在那里举行过奋兴会。我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感谢神他继续了他的父母非凡的事奉。[掌声] 魏尼斯博士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林泽博士的事奉。他给我写了信说,“我前些天听到了你讲的 ‘我确知的事’,不知道你能否在二月我们的大会中再来讲。 ” 我认真考虑了,祷告,思考,我越发有感动要讲 “古旧的信仰”。今年我马上就要九十岁了,九十岁![掌声] 我想到今天从美国各地赶来的圣仆的美好聚会,我就想回顾过去的日子,来讲古旧的信仰。 我们的经文是使徒行传的第八章,描述腓利的事奉,他离开耶路撒冷来到撒玛利亚,向他们传讲福音。“众人听见了 . . . 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 . . 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那城里的大欢喜,古旧的信仰。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5分钱可以买一个汉堡;我还是孩子的时候,25分钱可以买到一顿美妙的晚餐;我还是孩子的时候,5分钱可以买一大盒爆米花;我还是孩子的时候,领带没有比1块钱贵的;我还是孩子的时候,西装都是低于19块钱的;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买鞋不需要花5块钱。我17岁开始做牧师讲道的时候,我买了一辆雪佛莱新车,花了三百元钱。我买一加仑的汽油,只要9分钱。那个时候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是如此地不同。我成人之前从没看到过离婚的;我从没看到谁家的前门是上锁的;我从没想过在周日、主日的时候还会有体育比赛;如果有人问我,“ 你认为超级碗是在一周的那一天举办?” 我(不)会说是在周日。我们现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了。 我回忆那时的情景时,就想到教会,我从没看到有哪个教会里没有圆肚火炉。在河的这边,他们用木柴烧火;在我成长的东北方,他们用煤烧火。你去教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嚼烟草。他们嘴里再也容不下烟草汁时,他们就走到炉子旁,掀开盖子吐进去,几乎把火都熄灭了。有一次细心的牧师带来了些痰盂,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把它们都撤走了。那些烟草爱好者中的一位跟牧师说,“我很想念有痰盂的日子”,牧师回答说,“我们把它们都撤掉了,就是因为你吐不准(miss,同时有想念及错失的意思)。” 所有的教会每个月都有一个周六的下午进行大会,在你的教会里总会有几个心情不好、喜欢反对的人。一个人在会议中站起来说,“我建议我们买个水晶灯。” 心情不好的人站起来说,“我反对,第一,我们没有人会演奏那玩意儿,第二,我不想买个没听说过的东西,我们的教会需要的是更多的灯!” 另一个人站起来说,“我建议在墓地周围建造围栏。” 心情不好的人站起来说,“你知道有墓地里面的人想出去的,或者是墓地外面的人想进去的吗?那为什么还要建围栏呢?” 那旧时的教会的聚会是无比的有趣和感人。那时的人们喜欢高声呼喊。我长大的小镇里有三百人,我看到卫理公会的人们,奋兴会后从教会涌出来,整个小镇都能听到他们欢呼的声音。你能想象现在的卫理公会像那个样子吗?我小的时候讲道时,许多会众会站起来高声赞美主名。 有一次我被邀请去一个县城小镇布道,我早上讲完道后,牧师站起来欢迎那些回应的人。他站起来的时候,从过道走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是这个县城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的妻子。她走到最前面一排,带着两个男孩。她轻抚一个男孩的头说,“我曾祷告求神给我个儿子。” 她又轻抚另一个男孩的头说,“但是神成就的比我祷告的还要我,他给了我两个儿子。” 她就在过道上往返地高声赞美神,“荣耀归给神!主赐给我两个儿子,永远颂赞他的美名!” 这是我小时候的信仰。 一些年过去了,在我们达拉斯的教会―这是特鲁特博士事奉的末期―会众中有一个女人开始高喊赞美。他的内弟,奥斯卡∙马曼跑到她身边,扶着她离开。特鲁特博士抬起手来说,“奥斯卡,不要拦住她,她只是因为主而快乐!” 这是多美好的一天! 我想起来有个小伙子去参加了个礼仪教会,牧师在讲台上讲了赞美耶稣的话,他说,“阿们!” 牧师就被打乱了。接下来,牧师又讲了一些赞美耶稣的话,那个小伙子说,“赞美神!” 这时牧师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信息。 负责接待的人到他的面前,拍他的肩膀说,“闭嘴吧!你没看到你打扰到我们牧师了吗?” 他回答说,“我只是在赞美主啊。” 那人说,“你在这里不能赞美主。” 小伙子回答说,“但我有信仰!” 那人回答说,“你不是从这里得来的信仰,闭嘴!” 闭嘴,真是啊,我经历的世界已经改变了太多! 很久之前,有个牧师从县城来到我们村里来举办奋兴会,他就住在我家里。每天晚上我妈妈都给他准备一杯新鲜的牛奶。他坐下来的时候,就跟我谈论耶稣。在奋兴会期间的一个工作日,我问我母亲,“妈妈,我今天可以不去上学来参加聚会吗?” 她说,“可以啊!” 我于是去了教会,是个像白色饼干盒的房子。我正好坐在我妈妈的身后。呼召的时候,她眼睛里满是泪水,对我说,“孩子,今天你愿意把你的心献给主耶稣吗?你愿意认他为救主吗?” 我说,“是的,妈妈。” 我带着泪水走上了过道―因为泪水我都看不清牧师。我宣称信仰后,就受洗成为了一个浸信会成员。 我刚说过,17岁的时候我开始讲道牧养自己的教会。她的名字是普泰,我们甚至没有教堂。他们就在学校的房间里聚会。但是他们有个野营地和会幕。每个七月之前的第四个周五,这是庄稼已经收好的时候,四处的人都来那里参加会幕奋兴会,就在旁边宿营。在聚会前我们有祷告会。姐妹们在会幕聚会,弟兄们在小树林聚会。 我这辈子从没听过像在树林里的祷告会中听到的这么奇妙的见证。一个人说,“我在赶着两只骡子耕地,主从天上派遣下一个火球把我击倒了。我不记得在地上躺了多久,当我醒来时. . . ” 接着他就描述骡子看起来是什么样,犁看起来是什么样,田地是什么样,讲他心里一切的感受。...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1998, 使徒行传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古旧的信仰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 8:8

1998年2月3日

 

[荷马∙林泽博士]

很多年以来,奎斯维尔博士常常给我写信,鼓励我,我很感恩今天我们能邀请他过来。我的父亲已经去见主面了,我看到奎斯维尔博士进来坐下的时候,我的心都被抓住了,就好象是我的父亲在那里一样。对我来说这是个宝贵的夜晚,我相信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宝贵的夜晚。[掌声]

[W A 奎斯维尔博士]

谢谢你,孩子,愿神祝福你。谢谢大家!谢谢!我一生里没有像今晚这样紧张的。我们的教会,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被认为是美南浸信会的最大的会众,却也和今晚无法相比。和今晚的会众相比,我们的教会好像都变的很小了。

我和林泽博士的父亲是挚友。我曾经在他的教会讲过很多次道―还在那里举行过奋兴会。我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感谢神他继续了他的父母非凡的事奉。[掌声]

魏尼斯博士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林泽博士的事奉。他给我写了信说,“我前些天听到了你讲的 ‘我确知的事’,不知道你能否在二月我们的大会中再来讲。 ” 我认真考虑了,祷告,思考,我越发有感动要讲 “古旧的信仰”。今年我马上就要九十岁了,九十岁![掌声] 我想到今天从美国各地赶来的圣仆的美好聚会,我就想回顾过去的日子,来讲古旧的信仰。

我们的经文是使徒行传的第八章,描述腓利的事奉,他离开耶路撒冷来到撒玛利亚,向他们传讲福音。“众人听见了 . . . 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 . . 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那城里的大欢喜,古旧的信仰。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5分钱可以买一个汉堡;我还是孩子的时候,25分钱可以买到一顿美妙的晚餐;我还是孩子的时候,5分钱可以买一大盒爆米花;我还是孩子的时候,领带没有比1块钱贵的;我还是孩子的时候,西装都是低于19块钱的;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买鞋不需要花5块钱。我17岁开始做牧师讲道的时候,我买了一辆雪佛莱新车,花了三百元钱。我买一加仑的汽油,只要9分钱。那个时候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是如此地不同。我成人之前从没看到过离婚的;我从没看到谁家的前门是上锁的;我从没想过在周日、主日的时候还会有体育比赛;如果有人问我,“ 你认为超级碗是在一周的那一天举办?” 我(不)会说是在周日。我们现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了。

我回忆那时的情景时,就想到教会,我从没看到有哪个教会里没有圆肚火炉。在河的这边,他们用木柴烧火;在我成长的东北方,他们用煤烧火。你去教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嚼烟草。他们嘴里再也容不下烟草汁时,他们就走到炉子旁,掀开盖子吐进去,几乎把火都熄灭了。有一次细心的牧师带来了些痰盂,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把它们都撤走了。那些烟草爱好者中的一位跟牧师说,“我很想念有痰盂的日子”,牧师回答说,“我们把它们都撤掉了,就是因为你吐不准(miss,同时有想念及错失的意思)。”

所有的教会每个月都有一个周六的下午进行大会,在你的教会里总会有几个心情不好、喜欢反对的人。一个人在会议中站起来说,“我建议我们买个水晶灯。” 心情不好的人站起来说,“我反对,第一,我们没有人会演奏那玩意儿,第二,我不想买个没听说过的东西,我们的教会需要的是更多的灯!”

另一个人站起来说,“我建议在墓地周围建造围栏。” 心情不好的人站起来说,“你知道有墓地里面的人想出去的,或者是墓地外面的人想进去的吗?那为什么还要建围栏呢?”

那旧时的教会的聚会是无比的有趣和感人。那时的人们喜欢高声呼喊。我长大的小镇里有三百人,我看到卫理公会的人们,奋兴会后从教会涌出来,整个小镇都能听到他们欢呼的声音。你能想象现在的卫理公会像那个样子吗?我小的时候讲道时,许多会众会站起来高声赞美主名。

有一次我被邀请去一个县城小镇布道,我早上讲完道后,牧师站起来欢迎那些回应的人。他站起来的时候,从过道走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是这个县城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的妻子。她走到最前面一排,带着两个男孩。她轻抚一个男孩的头说,“我曾祷告求神给我个儿子。” 她又轻抚另一个男孩的头说,“但是神成就的比我祷告的还要我,他给了我两个儿子。” 她就在过道上往返地高声赞美神,“荣耀归给神!主赐给我两个儿子,永远颂赞他的美名!” 这是我小时候的信仰。

一些年过去了,在我们达拉斯的教会―这是特鲁特博士事奉的末期―会众中有一个女人开始高喊赞美。他的内弟,奥斯卡∙马曼跑到她身边,扶着她离开。特鲁特博士抬起手来说,“奥斯卡,不要拦住她,她只是因为主而快乐!” 这是多美好的一天!

我想起来有个小伙子去参加了个礼仪教会,牧师在讲台上讲了赞美耶稣的话,他说,“阿们!” 牧师就被打乱了。接下来,牧师又讲了一些赞美耶稣的话,那个小伙子说,“赞美神!” 这时牧师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信息。

负责接待的人到他的面前,拍他的肩膀说,“闭嘴吧!你没看到你打扰到我们牧师了吗?”

他回答说,“我只是在赞美主啊。”

那人说,“你在这里不能赞美主。”

小伙子回答说,“但我有信仰!”

那人回答说,“你不是从这里得来的信仰,闭嘴!” 闭嘴,真是啊,我经历的世界已经改变了太多!

很久之前,有个牧师从县城来到我们村里来举办奋兴会,他就住在我家里。每天晚上我妈妈都给他准备一杯新鲜的牛奶。他坐下来的时候,就跟我谈论耶稣。在奋兴会期间的一个工作日,我问我母亲,“妈妈,我今天可以不去上学来参加聚会吗?”

她说,“可以啊!”

我于是去了教会,是个像白色饼干盒的房子。我正好坐在我妈妈的身后。呼召的时候,她眼睛里满是泪水,对我说,“孩子,今天你愿意把你的心献给主耶稣吗?你愿意认他为救主吗?”

我说,“是的,妈妈。”

我带着泪水走上了过道―因为泪水我都看不清牧师。我宣称信仰后,就受洗成为了一个浸信会成员。

我刚说过,17岁的时候我开始讲道牧养自己的教会。她的名字是普泰,我们甚至没有教堂。他们就在学校的房间里聚会。但是他们有个野营地和会幕。每个七月之前的第四个周五,这是庄稼已经收好的时候,四处的人都来那里参加会幕奋兴会,就在旁边宿营。在聚会前我们有祷告会。姐妹们在会幕聚会,弟兄们在小树林聚会。

我这辈子从没听过像在树林里的祷告会中听到的这么奇妙的见证。一个人说,“我在赶着两只骡子耕地,主从天上派遣下一个火球把我击倒了。我不记得在地上躺了多久,当我醒来时. . . ” 接着他就描述骡子看起来是什么样,犁看起来是什么样,田地是什么样,讲他心里一切的感受。

另一个人站起来,见证说神从天上派了一个天使告诉他如何得救。亲爱的朋友们,我以为自己没有得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火球;我从来没见过指引主的道路的天使。你不会相信,有很长的时间,我为自己的小教会准备讲道之后,向神诉求,“神啊,帮助我!神啊,求你从天上派下记号,一个天使,或者火球,让我知道我已经悔改,已经得救,我的名字在生命书里。”

奇迹发生了。神在荣耀里垂顾我,看到了我的愁苦,让我有了一次难以描述的经历。我梦到神的圣徒在一起行走,我想要加入他们。我来到珍珠大门前时,主停住我对我说,“你有什么权利进入我的圣城,在黄金的街道上行走?”

我对他说,“亲爱的神,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看到了天上降下的火球,并且火球把我击倒在地。”

撒旦大笑说,“哈哈哈!他看到天上降下的火球,是我降下那火球,为要欺骗他,耍弄他。” 他于是就拉我进入审判和永罚。我能说什么?我能说什么?

或人群结队前往新耶路撒冷,我想要加入他们,主拦下我说,“你有什么权利进入我的圣城,走在黄金街道上?”

我回答说,“神啊,我得救了,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看到天上有天使降下,指引我生命的道路。”

撒旦站在那里大小说,“哈哈哈!他看到天使了。是我转换形象,成为光明的天使,就为了欺骗他。” 他就抓住我,把我拖到审判和地狱中。我能说什么?

然后神对我说话了。我想要进入那圣城,主问我,“你有什么权利通过我珍珠的大门,走在黄金的街道上?” 我会说,“主,在我十岁时,我的妈妈满含着泪水,问我是否接受你做救主。主耶稣,在那天我就把心献给你了。主耶稣,我只是信靠你会信守你的应许:你必不会撇下我,也不抛弃我。” [掌声]

啊,跟我一起来唱:

这是古旧的信仰,

这是古旧的信仰,

这是古旧的信仰,

对我已经足够。

 

我能否再分享生命中的一个片段?我是孩子的时候,从没看到听到、见到有传道人质疑圣经的[掌声],我从没见过,从来没有。

时间流逝,我见到了另一个世界。是这样的世界。两个淘气的孩子偷拿了牧师的圣经,把几页书粘在一起。牧师讲道的时候,开始读他的经文,“那些日子,挪亚娶了一个妻子”,接着到另一页,他以为是下一页,他读到,“她是. . . 十五肘宽,三十五肘长,用歌斐木造成,里面涂上松香。” [掌声] 他举起圣经说,“弟兄姐妹们,这是我第一次在神的话语中听到这样的话,但如果神的话这么说,我就相信!” [掌声] 阿门,阿门。他说,“这表明了,因我受造,奇妙可畏。” 我小的时候相信圣经的每一个字都是无误的,神所默示的。阿门,阿门。

我父亲的理发店中有个小伙子―我父亲曾是个牛仔,从没上过学,他自学认字,非常喜欢读书。铁丝网被发明出来后,大批的牛仔丢了工作,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他于是学习剪头发,为牛仔们理发。在XIT(德州十县)农场的雇工营房中,他开了一个小店。周六的下午,我就坐在那店里,听牛仔们的故事。

这是很有意思的事,电视上那么多的西部剧集,我从没看到过和基督信仰有关系的故事,但是我听到了无数的这样的故事。这也是其中之一。

一个年轻的牛仔从牧场回来找新的坐骑。他来到畜栏,选了一匹马。他用绳子拴住那马,上了缰绳、马鞍,就骑上马出了围栏。这小马还没被驯服,它就尥蹶子、来回晃。真正的牛仔不会被甩下来。他也许会因为意外摔下来,但是绝不会被坐骑甩下来。在那天,小马尥蹶子的时候失去了重心,就跌倒摔在了牛仔身上,把他压成重伤。小马马上起来逃跑了,牛仔却受了重伤,从口里开始流血。

营房中的厨师杰克目睹这一切。他跑到小伙子身边,轻轻地把他移到了营房里一个简易床上。但厨师能为这个受了内伤、口中流血的孩子做什么呢?这孩子的生命慢慢流失,对厨师说,“杰克,你知道咱们老板经常给咱们读的那本又黑又重的书吗?杰克,把那本书拿来。” 杰克就去炊事车里翻找老板的东西,找到了圣经,带给了孩子。那个男孩说,“杰克,你能找到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吗?” [有人喊,神的话语!] 阿门。杰克就逐页地翻到约翰福音,又找到三章16节。那孩子说,“杰克,读给我听。”

厨师读了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那孩子说,“杰克,把圣经放在我的胸口;然后,杰克,把我的手指放在这节经文上。老板晚上过来的时候,你告诉他我死的时候,手指放在约翰福音三章16节。”

牛仔的脸上

流淌着微笑;

黑暗的阴影袭来,

小伙子逝去。

远离家庭和亲人,

他在坟墓里安息。

马鞍作枕头,

圣经在胸口。

 

我在讲道的时候曾说,我死去的时候,想在胸口放着圣经。当人们和我告别时,我想要让他们看到我手拿圣经。神啊 [掌声],神啊!

和我一起唱: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对我已经足够。

 

保罗和西拉都信靠,

保罗和西拉都信靠,

保罗和西拉都信靠,

对我也是足够。

 

我离世时它也足够,

我离世时它也足够,

我离世时它也足够,

对我也是足够。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对我已经足够。

 

亲爱的朋友么,请你站起来我们再唱一次,这次请你向天上举起手。一起来唱: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对我已经足够。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它让我们进入天堂,

对我已经足够。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给我古旧的信仰,

对我已经足够。

 

亲爱的,我会在那里见到你们,在天上。我要在宝贵耶稣的脚下,在神的宝座前看到你。阿门,愿神看顾你。请坐。[掌声] 阿门,阿门。[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