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导览–讲道准备-Library Tour

图书馆导览–讲道准备-Library Tour

November 6th, 1996 @ 1:07 PM

记录

    图书馆导览―讲道准备 W.    A. Criswell 博士 1996年11月6日       这图书馆就是我作为牧师和教导者的生命。它是我作牧师、作教导的七十年中一切服事的基础,仅次于我在神面前的灵修,祷告,和对神的旨意的寻求。我对那些刚刚开始他们服事的年轻人说,如果可能的话,在家里应该有自己的图书馆。原因是,我起床后,就来到图书馆中;晚上的时候,如果我在一天的工作后还有时间,我就来到图书馆。 我的图书馆的安排是这样的:这个区域的书都和经文注释相关,首先是旧约导论相关书籍,接着是旧约不同书卷的经文注释;到新约的部分,也先是新约导论的书籍,在新约导论的各类书之后是新约的不同书卷的经文注释。图书馆的这一部分,下面的部分都是和圣经相关的丛书:圣经字典,以及所有和圣经相关的内容。 图书馆的这一部分都是非专业书籍,比如哈佛经典丛书,在这里;百科全书,在这里;在下面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注释书之一:讲坛注释书。下面的这边是讲道注释书。在这些普通图书旁边,这个部分是历史书:教会历史。在这里是我的教义书籍,信仰的教义都被摆在这里。 然后图书馆上面这里是牧师们的讲道,伟大的讲道者们。这许多卷的书都是伟大教导者的讲道。从这里最上面的书架一直到旁边的屋子里,这些书都是关于宣教的,是宣教的书籍。然后这个部分,全都是讲道的书。 关于这些,我很多年作牧师和教导的过程中发现的最有用、最有益处的窍门:我手中拿的是一本宽边的圣经,每当我有一本讲道的书,就在圣经对应经节旁边写上书的编号、破折号、和讲道的页数。我很多年都是这样做。每次我得到讲道的书,就加上题目,一个一个地添加。我从一本书开始,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做。这样,我准备讲道时―一会儿我也会讲―会读其他牧师对经文的看法、讲道。他们的观点对我有很大帮助。我不只是靠着自己微薄的知识准备讲道,也靠着世界上伟大牧者的理解、想法。靠着这个发现,在圣经上记录在哪本讲道书的哪一页可以找到对应的讲道,我的讲道也变得很丰富。 在建立这个图书馆的时候,他们还留出来一个侧厅,让我可以添加。因为神的厚赐,这侧厅还是太小了。但我也努力最好地使用它。这里是关于神的子民宣教的生命的书籍;下面这里是诗歌、文学;这里是关于教会历史的书,以及一切展示、记录神的子民的事奉的书。 在这里和这里,是我自己的讲道和书。我出版了54本书,都在这里。在最后的部分,摆的都是神的话语;这些都是圣经以及关于如何使用、学习圣经的说明。他们还特意为我做了这些,我出版过的所有书重新装潢成连续的一个系列,放在这两排上。 下面是我准备讲道的方式,步骤。首先,准备讲解圣经时,如果是旧约,我会先看希伯来原文;如果是新约,我会看希腊文原文。比如,这是我的希伯来文圣经,我们从创世记一章1节开始:“Be-re-sit ba-ra e-lo-him et has-sa-ma-yim we-et ha-a-res,起初, 神创造天地。” 希伯来文中一个词的结尾是 “im” 时,就是复数的,“起初,神创造天”―是复数,we-et 和,ha-a-res,地。圣经一开始就说,神创造了,复数的,天,就是我们看到的广大的、无垠的宇宙,我们仰望星空时所看到的这一切,是复数的。神创造了那一切。他也创造了我们的大地。圣经就是这样开始。我在讲圣经旧约时,我就是这样看希伯来原文。这对我讲解神的真正信息有巨大的帮助。这是我的希腊文新约。如果我讲解的经文是新约中的,我就阅读、研究希腊原文。例如,我现在打开的是约翰福音的希腊文:“En arche en ho logos kai ho logos en pros ton theon kai theos en ho logos. 太初有道,道 pros ton theon,在神的面前,与神面对面,theos en ho logos,神就是道,道就是神。” 我准备信息时就是这样,我先看希伯来文或者希腊文。 我阅读完经文的原文后,我就通过你看到的图书馆中的圣经注释来研究这段经文。我在学习关于经文的注释的时候,给我自己带来很多的收获,这些学习给我的内心和思想都带了无尽的财富;在我准备圣经经文的信息时,它们也给了我极大的、非凡的帮助。...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图书馆导览讲道准备

W.    A. Criswell 博士

1996年11月6日

 

 

 

这图书馆就是我作为牧师和教导者的生命。它是我作牧师、作教导的七十年中一切服事的基础,仅次于我在神面前的灵修,祷告,和对神的旨意的寻求。我对那些刚刚开始他们服事的年轻人说,如果可能的话,在家里应该有自己的图书馆。原因是,我起床后,就来到图书馆中;晚上的时候,如果我在一天的工作后还有时间,我就来到图书馆。

我的图书馆的安排是这样的:这个区域的书都和经文注释相关,首先是旧约导论相关书籍,接着是旧约不同书卷的经文注释;到新约的部分,也先是新约导论的书籍,在新约导论的各类书之后是新约的不同书卷的经文注释。图书馆的这一部分,下面的部分都是和圣经相关的丛书:圣经字典,以及所有和圣经相关的内容。

图书馆的这一部分都是非专业书籍,比如哈佛经典丛书,在这里;百科全书,在这里;在下面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注释书之一:讲坛注释书。下面的这边是讲道注释书。在这些普通图书旁边,这个部分是历史书:教会历史。在这里是我的教义书籍,信仰的教义都被摆在这里。

然后图书馆上面这里是牧师们的讲道,伟大的讲道者们。这许多卷的书都是伟大教导者的讲道。从这里最上面的书架一直到旁边的屋子里,这些书都是关于宣教的,是宣教的书籍。然后这个部分,全都是讲道的书。

关于这些,我很多年作牧师和教导的过程中发现的最有用、最有益处的窍门:我手中拿的是一本宽边的圣经,每当我有一本讲道的书,就在圣经对应经节旁边写上书的编号、破折号、和讲道的页数。我很多年都是这样做。每次我得到讲道的书,就加上题目,一个一个地添加。我从一本书开始,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做。这样,我准备讲道时―一会儿我也会讲―会读其他牧师对经文的看法、讲道。他们的观点对我有很大帮助。我不只是靠着自己微薄的知识准备讲道,也靠着世界上伟大牧者的理解、想法。靠着这个发现,在圣经上记录在哪本讲道书的哪一页可以找到对应的讲道,我的讲道也变得很丰富。

在建立这个图书馆的时候,他们还留出来一个侧厅,让我可以添加。因为神的厚赐,这侧厅还是太小了。但我也努力最好地使用它。这里是关于神的子民宣教的生命的书籍;下面这里是诗歌、文学;这里是关于教会历史的书,以及一切展示、记录神的子民的事奉的书。

在这里和这里,是我自己的讲道和书。我出版了54本书,都在这里。在最后的部分,摆的都是神的话语;这些都是圣经以及关于如何使用、学习圣经的说明。他们还特意为我做了这些,我出版过的所有书重新装潢成连续的一个系列,放在这两排上。

下面是我准备讲道的方式,步骤。首先,准备讲解圣经时,如果是旧约,我会先看希伯来原文;如果是新约,我会看希腊文原文。比如,这是我的希伯来文圣经,我们从创世记一章1节开始:“Be-re-sit ba-ra e-lo-him et has-sa-ma-yim we-et ha-a-res,起初, 神创造天地。” 希伯来文中一个词的结尾是 im” 时,就是复数的,“起初,神创造天”―是复数,we-et 和,ha-a-res,地。圣经一开始就说,神创造了,复数的,天,就是我们看到的广大的、无垠的宇宙,我们仰望星空时所看到的这一切,是复数的。神创造了那一切。他也创造了我们的大地。圣经就是这样开始。我在讲圣经旧约时,我就是这样看希伯来原文。这对我讲解神的真正信息有巨大的帮助。这是我的希腊文新约。如果我讲解的经文是新约中的,我就阅读、研究希腊原文。例如,我现在打开的是约翰福音的希腊文:“En arche en ho logos kai ho logos en pros ton theon kai theos en ho logos. 太初有道,道 pros ton theon,在神的面前,与神面对面,theos en ho logos,神就是道,道就是神。” 我准备信息时就是这样,我先看希伯来文或者希腊文。

我阅读完经文的原文后,我就通过你看到的图书馆中的圣经注释来研究这段经文。我在学习关于经文的注释的时候,给我自己带来很多的收获,这些学习给我的内心和思想都带了无尽的财富;在我准备圣经经文的信息时,它们也给了我极大的、非凡的帮助。

我学习完希腊文或希伯来文的原文,我看完圣经注释的内容之后,我就会使用那边宽边圣经,利用我曾经发现的非凡的方法。我在宽边圣经中看那段经文,记下和经文相关的书的编号和页数。然后我就从图书馆里取出那些讲道的书,阅读这些著名的、有恩赐的牧师对这经文写下的文章。我阅读其他人对经文的看法时,有不可胜数的美好想法在我的心里涌现。然后到我收集好关于这经文的一切资料的时候,一个急切的信息就在我心里成型了,我就坐在桌子前,开始写下经文在我的心里说的话,我也祷告希望神会帮助我将它讲给其他人。

我能再说另一件事吗?在图书馆的这个部分,我有以前的讲道的记录。它们按照经文的顺序被摆在那里,从创世记一直到启示录。我还在其他一些地方摆放了我的讲道,不是按照经文分类的。比如,我在这些橱柜里放的是母亲节的讲道;这些是独立日时的关于爱国的讲道;感恩节的讲道;圣诞节的讲道;新年的讲道;复活节的讲道。除了这些,我的所有讲道、讲话在按照经文分类放在这些柜子里。

还有另外一件事,在我的书桌上,正对着我的地方有一些书。这是我的圣经;这是希腊语的词汇分析;这是希腊文新约;这是圣经字典;这是英语辞典;这是我的所有讲道的索引:经文、题目和讲道日期。在这里还有讲道的地点。这里还有我的日历,日程。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就把这天划掉。这就是你,你会在这天来到,1996年的11月8日。最后的这本书是圣经中的词语的索引。

在这个可以旋转的书架上,是一个微型图书馆,就放在我的左手边,书桌旁边,我可以马上查阅。比如,这里是我讲道用的圣经;它们是我讲道时手里拿的圣经。这里是那本宽边圣经,里面记着图书馆里的讲道书的索引。这一卷书是艾里克特经文注释,从创世记一直到启示录。这是美国圣经注释,一直到这儿。这是格雷的圣经注释;这是福塞特和布朗的圣经注释;这里还有诗歌本,我们的会众都是看它唱歌。

这是旧约的希伯来原文,这是新约的希腊文原文;这些是英文和希腊文、希伯来文对照圣经,希腊文、希伯来文在英语的下面。这样我需要一切关于圣经的资料都在手边。这卷书是最不平常的:是圣经的26种不同译本。这卷书是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以及英文的研习圣经,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都在英语的下面。这是话题的索引,按照话题分类圣经所有的经文。这些书就在我的左手边,是我研究中常需要的帮助。

我对圣经的讲解进行到了马太福音。我要马上讲马太福音二十章的上半部分和十九章的下半部分,是释经式的讲道。为了准备这个讲道,我首先拿出希腊文新约,用希腊文读这个故事。这样我可以看到每一点细节,每一层意思:我才可以明白耶稣的行为,他为什么区分为了报酬按约定为神工作和为了主爱为神工作,并不计较报酬。我就是这样使用我的希腊新约。

然后我拿出宽边圣经,找到这经文,然后查找对应的书的编号、页数,找到相应的讲道。我就查看列表,看到了圣经,再找,找到这本书,就把它取过来,再按照页数找到牧师的讲道,小心地、带着祷告地读它。然后我再取一本书,翻到相应的经文,认真地读。我为着其他牧师的洞察力而感谢神。

在一张纸上,我记下所有这些,我从希腊新约中读到的,我记下来;我在宽边圣经中索引的书中读到的,我也记下来。然后把许多页的笔记放在一起,低头在神的面前求他赐给我要讲给这些亲爱的人们的信息。神从没有不回应这祷告。我写下所有神放在我心里的关于马太福音十九和二十章的经文的感动。然后我写出大纲,并保存下来,放在这个橱柜的这里。然后我就去讲道。我按照那大纲讲道。我在一章折起来的纸上写下大纲。它有四页:一页,转过来,第二页,第三、第四。我在折好的纸上写下全部的大纲,我讲道时―我的记忆力不错―我就按照第一页讲道,然后我翻过来接着讲,然后再按照第三页、第四页讲道。我所有的讲道都是这样准备的,我也全都是这样讲的。

当然在我讲道时,有许多其他的事进入我的心;但是信息的大部分都是在这四页的大纲上。

我跟其他讲道的人,尤其是事奉的年轻人分享时,我常急切地告诉他们,若你被教会呼召去讲台讲道,你就告诉会众早上不要打扰你。没有人给你打电话,没有人敲门,没有人叫你开会,没有人要和你见面或邀你做其他事。你告诉他们你想要在早上没有干扰;好没有人找你,给你打电话,打扰你工作,把早上献给神。告诉他们你在下午会为神的子民的工作做任何事情:你会参加各种会议,你会去探访,你会做任何建造教会的事情;告诉他们晚上你可以参加任何的会议、小组,深入福音的信息和事工。但是早上你不要被打扰。把每个早上都用来祷告、学习、准备讲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这样做,你在下个主日讲道的时候,他们就会知道你一直与神同在,主会祝福你,人们也会因你而得祝福。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你的教会,都没有比把你的清晨献给神更重要的事了。

另外,浸信会中从事牧会的平均时间是不到两年。传道人会精疲力尽,走到服事的尽头。但是如果你像我所描述的那样做,把早晨留给神,你会在牧会中不断地成长。两年后,你几乎是刚刚开始,十年后,你还是刚刚开始;当你牧养教会五十年后,还是就像刚开始一样有很多美好、非凡的信息讲给教会。没有什么比把早晨留给主,更能丰富你的讲道和对神救赎的恩典的宣讲了;这样你是带着天上的信息站在讲台上。

我有的时候说,“你知道有的讲道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神啊,我在这周日应该讲什么?我应该说什么?’ 我也会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但我的负担是,‘神啊,在我死前也讲不完圣经里的基督的信息。’ ”

当我刚来达拉斯的时候,那是我的事奉的开始,我宣布要讲整本圣经。他们从没有听过有人这样做。执事们都跟我说,“年轻的牧师,你会毁掉教会的。没有人会来教会听人讲撒迦利亚书或哈巴谷书或那鸿书。我都不知道它们在圣经的哪个部分。” 但我这样做了:我从创世记开始,用18年讲完了圣经。我周日早上讲到哪,周日晚上就接着讲,一直讲到启示录。

我的确遇到了问题,我承认:你无法进入教堂了。成群的人来听关于神的话语的讲道,在这么大的圣殿里也盛不下他们。从那时开始我周日早上要讲两次道。许多这样的讲道都被发表,收在我的五十四本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