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道路上的基督-The Christ of the Common Road

普通道路上的基督-The Christ of the Common Road

April 7th, 1985 @ 1:13 PM

路加福音24:36-45

    普通道路上的基督 W.A. Criswell博士 路加福音24:36-45 1985年4月7日 10:50 a.m.       我是牧师,带来题为普通道路上的基督的信息。上个世纪法国有个才华横溢的批评家,叫作勒南。他说,“文学史上最美丽的故事,是约翰福音的二十四章记载的基督向以马忤斯路上的门徒显现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在路加福音二十四章―不是约翰福音―路加福音二十四章13节开始: 正当那日,门徒中有两个人往一个村子去;这村子名叫以马忤斯,离耶路撒冷约有二十五里。 他们彼此谈论所遇见的这一切事。 正谈论相问的时候,耶稣亲自就近他们,和他们同行; 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不认识他。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他们就站住,脸上带着愁容。 二人中有一个名叫革流巴的回答说:「你在耶路撒冷作客,还不知道这几天在那里所出的事吗?」 耶稣说:「什么事呢?」他们说:「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是个先知,在 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 祭司长和我们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钉在十字架上。 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不但如此,而且这事成就,现在已经三天了。   28节: 将近他们所去的村子,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 他们却强留他,说:「时候晚了,日头已经平西了,请你同我们住下吧!」耶稣就进去,要同他们住下。 到了坐席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 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这才认出他来。忽然耶稣不见了。 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圣经说以马忤斯是个小村,在耶路撒冷西北方向大概七点五英里。两个门徒在复活节主日傍晚一起走,他们面色凝重,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一定也属于那些相信耶稣会带来弥赛亚之国的人。 他们曾见到他的面,带着主耶和华的荣光。他们曾看到他手的奇妙工作;他们曾听到他口中的非凡智慧;他们一直在他的事奉中跟随他。我想,在上一个周日,他们得胜地进入耶路撒冷,旁边的人呼喊着,“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主是在荣耀和赞美中进入了圣城耶路撒冷。然后他们看到他被犹大的统治者定罪,被罗马人钉了十字架,亲眼看到他死在了加略山、髑髅地,就在耶路撒冷的大马士革大门外面。 他们曾设想、期望的神,在这个沉重的、被咒诅的世界中,对罪、死亡和坟墓胜利的希望,跟着他一起消逝了。圣经这样说,他们就在悲伤中行走。这是离开家庭和祖国的流放者的悲伤;这是年老时只剩下沉重记忆的悲伤;这是站在坟墓前看到深爱的人沉睡、死去的悲伤。 但是没有什么悲伤可以比得上这个,“因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约翰福音20:13] 这悲伤使天空变得昏黄,神不再回应祷告,信心已经衰老,神的话语中的希望和应许都变得空虚,我们失去了对美好未来的想象,这是无法描述、无可比拟的悲伤。这两个门徒在傍晚去往以玛忤斯的路上,充满了悲伤。他们正在走的时候,突然耶稣靠近他们,和他们一起走,但对他们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他们的眼睛迷糊了,没有认出他。 这两个人是谁,怎么会得到这样非凡的祝福、能够和主一起行走?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其中一个叫做革流巴。我们不知道革流巴是谁,另一个甚至没有留下名字来。他们是不为人知的,不著名的。他们是人类中的大多数,普通人,不著名,不为人所知。 主将自己显现给这样卑微、贫穷、无名的人,这不是非凡的事吗?他在肉身的日子,在地上事奉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他不是在不知疲倦的爱和事奉中向普通的众人显现自己吗?圣经说,普通人喜欢听他讲。他的事奉不是为着地上的伟人和著名人士,他是为了贫苦人、普通人、不为人知的人献上了生命。 你是否想过,约翰福音四章记载的关于属灵敬拜的最重要的讲道,是对着一个人讲的?那个人是个无名的荡妇,撒玛利亚人,就在叙加城外。她是谁?她没有名字。但是主向他讲了这不可比拟的道,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 亲爱的人们,我读到了这件事。一个教会的牧师在公告上宣布,他们不再举行晚上的聚会。教会要在晚上关闭,因为他认为不值得花时间为少于一百人的会众准备讲道。所以,晚上不再有聚会。 我们的主是多么的不一样!即便只有一个人听,他也对他有重要的信息。我想到主开了瞎眼人的眼,并讲了关于他自己的无比的道理,世界的光。“我是世界的光。” [约翰福音8:12] 这是我们的主。他为了那些无名、不为人知的人献出生命。 我们的主还是一样,得了荣耀、不朽,在天上复活、重生。他在天上和在地上是一样的。他的心还是一样,他是同样的主耶稣,在世界之中,坐在被造之物的宝座上,在爱、谦卑、帮助中事奉。 启示录中在拔摩岛上的主基督,在荣耀中坐在神的宝座上,同样的主耶稣也坐在叙加的井旁边。主耶稣的脸现在比午间的太阳还明亮,也是同样的主耶稣将脸转向西门彼得,西门彼得此时还在发咒说,“我不认识他,我没见过他,我不知道他。” 同样的主耶稣,他的眼如火焰一般,同样的主耶稣在拉撒路的坟墓前哭泣,为耶路撒冷哭泣。 得了荣耀的主耶稣,声音如众水翻滚,也是同样的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马太福音11:28] 得了荣耀的主耶稣的胸膛束着金带,使徒约翰在最后的晚餐时也是靠在同样的主耶稣的胸前;得了荣耀的主耶稣,手里拿着七星,同样的耶稣也为小孩子祝福,欢迎他们进入神国。...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普通道路上的基督

W.A. Criswell博士

路加福音24:36-45

1985年4月7日 10:50 a.m.

 

 

 

我是牧师,带来题为普通道路上的基督的信息。上个世纪法国有个才华横溢的批评家,叫作勒南。他说,“文学史上最美丽的故事,是约翰福音的二十四章记载的基督向以马忤斯路上的门徒显现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在路加福音二十四章―不是约翰福音―路加福音二十四章13节开始:

正当那日,门徒中有两个人往一个村子去;这村子名叫以马忤斯,离耶路撒冷约有二十五里。

他们彼此谈论所遇见的这一切事。

正谈论相问的时候,耶稣亲自就近他们,和他们同行;

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不认识他。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他们就站住,脸上带着愁容。

二人中有一个名叫革流巴的回答说:「你在耶路撒冷作客,还不知道这几天在那里所出的事吗?」

耶稣说:「什么事呢?」他们说:「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是个先知,在 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

祭司长和我们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钉在十字架上。

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不但如此,而且这事成就,现在已经三天了。

 

28节:

将近他们所去的村子,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

他们却强留他,说:「时候晚了,日头已经平西了,请你同我们住下吧!」耶稣就进去,要同他们住下。

到了坐席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

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这才认出他来。忽然耶稣不见了。

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圣经说以马忤斯是个小村,在耶路撒冷西北方向大概七点五英里。两个门徒在复活节主日傍晚一起走,他们面色凝重,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一定也属于那些相信耶稣会带来弥赛亚之国的人。

他们曾见到他的面,带着主耶和华的荣光。他们曾看到他手的奇妙工作;他们曾听到他口中的非凡智慧;他们一直在他的事奉中跟随他。我想,在上一个周日,他们得胜地进入耶路撒冷,旁边的人呼喊着,“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主是在荣耀和赞美中进入了圣城耶路撒冷。然后他们看到他被犹大的统治者定罪,被罗马人钉了十字架,亲眼看到他死在了加略山、髑髅地,就在耶路撒冷的大马士革大门外面。

他们曾设想、期望的神,在这个沉重的、被咒诅的世界中,对罪、死亡和坟墓胜利的希望,跟着他一起消逝了。圣经这样说,他们就在悲伤中行走。这是离开家庭和祖国的流放者的悲伤;这是年老时只剩下沉重记忆的悲伤;这是站在坟墓前看到深爱的人沉睡、死去的悲伤。

但是没有什么悲伤可以比得上这个,“因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约翰福音20:13] 这悲伤使天空变得昏黄,神不再回应祷告,信心已经衰老,神的话语中的希望和应许都变得空虚,我们失去了对美好未来的想象,这是无法描述、无可比拟的悲伤。这两个门徒在傍晚去往以玛忤斯的路上,充满了悲伤。他们正在走的时候,突然耶稣靠近他们,和他们一起走,但对他们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他们的眼睛迷糊了,没有认出他。

这两个人是谁,怎么会得到这样非凡的祝福、能够和主一起行走?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其中一个叫做革流巴。我们不知道革流巴是谁,另一个甚至没有留下名字来。他们是不为人知的,不著名的。他们是人类中的大多数,普通人,不著名,不为人所知。

主将自己显现给这样卑微、贫穷、无名的人,这不是非凡的事吗?他在肉身的日子,在地上事奉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他不是在不知疲倦的爱和事奉中向普通的众人显现自己吗?圣经说,普通人喜欢听他讲。他的事奉不是为着地上的伟人和著名人士,他是为了贫苦人、普通人、不为人知的人献上了生命。

你是否想过,约翰福音四章记载的关于属灵敬拜的最重要的讲道,是对着一个人讲的?那个人是个无名的荡妇,撒玛利亚人,就在叙加城外。她是谁?她没有名字。但是主向他讲了这不可比拟的道,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

亲爱的人们,我读到了这件事。一个教会的牧师在公告上宣布,他们不再举行晚上的聚会。教会要在晚上关闭,因为他认为不值得花时间为少于一百人的会众准备讲道。所以,晚上不再有聚会。

我们的主是多么的不一样!即便只有一个人听,他也对他有重要的信息。我想到主开了瞎眼人的眼,并讲了关于他自己的无比的道理,世界的光。“我是世界的光。” [约翰福音8:12] 这是我们的主。他为了那些无名、不为人知的人献出生命。

我们的主还是一样,得了荣耀、不朽,在天上复活、重生。他在天上和在地上是一样的。他的心还是一样,他是同样的主耶稣,在世界之中,坐在被造之物的宝座上,在爱、谦卑、帮助中事奉。

启示录中在拔摩岛上的主基督,在荣耀中坐在神的宝座上,同样的主耶稣也坐在叙加的井旁边。主耶稣的脸现在比午间的太阳还明亮,也是同样的主耶稣将脸转向西门彼得,西门彼得此时还在发咒说,“我不认识他,我没见过他,我不知道他。” 同样的主耶稣,他的眼如火焰一般,同样的主耶稣在拉撒路的坟墓前哭泣,为耶路撒冷哭泣。

得了荣耀的主耶稣,声音如众水翻滚,也是同样的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马太福音11:28] 得了荣耀的主耶稣的胸膛束着金带,使徒约翰在最后的晚餐时也是靠在同样的主耶稣的胸前;得了荣耀的主耶稣,手里拿着七星,同样的耶稣也为小孩子祝福,欢迎他们进入神国。

同样的主耶稣,脚如同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同样的主耶稣的脚踏上了维亚多勒罗沙,并最终被钉上十字架。我几乎无法相信―我无法想象一个被如此高举的―宇宙的主,创造万物的主,维系万物生命和存在的主―是同样的卑微的主耶稣,为人洗脚,他曾受饥饿,受劳累,被杀,被钉十字架。

这可能吗?这可能吗?我读复活的记载时,看到我们的主是人―即使他已经从死中复活。每个人都有性格的特点,因为这些特点你才是你,我才是我,我们才是我们。耶稣也是这样。耶稣也有一些自己的特点,让人能够认出他,让他是他自己。他从死里复活时,人们还是通过这些他的特点来认出他。他们还是一样的。

比如这里的经文,当晚上到来,他们到了以马忤斯,耶稣看起来好像还要往前行。主从不强加给人,他从不未经邀请就进入别人的心里,或者别人的家里―我们的主从来不强加给人。他看起来好像还要往前行。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强留他,说,“请你同我们住下吧!和我们一起擘饼。”

如果你读圣经,会发现耶稣从未拒绝过一个邀请,从来没有。如果你邀请他进入你的心里,他就会进入。如果你邀请他进入你的家,你的生命或你的工作,他会来。他在这里也是一样,他们邀请他,他们强留他,“到了坐席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这才认出他来。” [路加福音24:30, 31] 他有自己的方式―我们的主有自己的方式―祝谢,他在餐桌上谢饭的方式是他独有的。他在擘饼之前有自己祷告的方式。当他祝谢、祷告时,门徒就认出他来了。那就是主,那就是主―就因为他擘饼、祝谢的方式。

再看一个例子。当抹大拉的马利亚找到彼得和约翰说,“坟墓空了。” 他们跑到坟墓那,年轻的约翰跑得比彼得快。但是他到坟墓的时候,只是往里窥探。冲动的西门彼得直接跑到墓穴里。约翰跟着他,也是约翰写了福音书。他说,“我看到细麻布折好摆正,裹头巾也在另一处卷好。” 约翰说,“我知道这是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耶稣也有自己的折裹头巾的方式,约翰看到裹头巾是按照耶稣的方式卷好的,约翰说,“我知道他从死里复活了。” 他还是可以认出的人。

再看,彼得和约翰离开之后,马利亚来到园子里。她在那里哭泣。她后面来了一个人,对她说话。她以为那是园子的主人,说,“你把他的身体放到哪里了?我去取他。” 她身后的人说,“马利亚”。 她就因为他读她名字的方式而认出他来,“马利亚”。耶稣有自己的方式读她的名字,马利亚因为他读她名字的方式认出他来。

我们再看刚才读的美丽故事,多马说―多马•低土马,多马,双胞胎。多马说,“死人不会复活。他们不会复活。你被埋了就被埋了。你死了就死了。死人不会复活。我不会相信他复活了,除非我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不相信。” 主站在门徒之中,他转向多马。这不是非凡的事吗?他听到了多马的话,他也听到我们的话,他也听到那些对信仰的谴责,那些不信、怀疑的话。他听到了。

他说,“多马,来吧。伸过你的手指来,探入我手上的钉痕。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多马说,“我的主!我的神!” 因为他手中的钉痕和肋旁的枪痕,而被认出是当初那个人。

我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吗?我们主和他在加利利海的门徒们的关系是不一般的。他指引他们捕到许多的鱼。他为门徒们做了这事。七个门徒在加利利海雾蒙蒙的早上捕鱼―整夜什么都捕到。一个人对他们说,“你们捕到什么了吗?”

他们回答说,“没有。”

他又说,“你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

他们就把网撒在船的右边,捕到了一大网鱼,网都几乎要裂开。约翰对西门彼得说,“西门,你看出那是谁了吗?那是主!那是主!那是主!” 西门束上外衣,跳在海里,来到主面前。他们认出他来,因为他还是人。他是同一个主耶稣。他在被羞辱的日子里,和他在被高举时是同一个人;他在肉身里时和他得到永远的权能时,是同一个主耶稣。

我还可以再说一下吗?我们未来会看到的再来的主耶稣,也是同一个耶稣。我们看到他时,是同一个主耶稣。

当耶稣从橄榄山升天之后,加利利的人站在那里仰望天空,天使对他们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 [使徒行传1:11]

同样的主耶稣,同样的救主,有同样的声音,有同样的面孔,有同样的被钉透的手,同样的爱心―是同样的主耶稣,同样的。我们要把重担交给他,他理解我们的一切。

他承担着我们的悲伤和伤痛。没有人哭泣时他不在哭泣的;没有人受伤的时候他没有受伤;没有人受苦难的时候他没有受苦难;没有人被拒绝的时候他却没有被拒绝。没有人陷入的绝望是他无法理解的。同样的主耶稣要再来,他要再来。我们的主会再来。同样的曾离开的耶稣,要再回来。

我刚上大学时,和另外一个年轻学生住在一个年老的寡妇家里。她的丈夫曾是这个小镇的律师,去世很久了。她租出房子,不是因为经济上的压力,在我看来,是为了有人在她附近。她找了两个学生一起住在房子里。我就是其中之一。我那时就开始服事了,她常和我聊天。她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长老会差往非洲中部刚果的护士传教士;另一个是美国驻扎在外的空军军官。

一天晚上,我们在聊天,她跟我讲她在美国空军服役的儿子上次回来探望的事。很快到了儿子回军队继续服役的时候,她对我说,“我下定决心,这次他离开的时候我一定不哭。我要很勇敢。他离开的时候我只说再见,决不哭。”

她说,“我表现得不错,很勇敢,直到他最后拥抱我,亲吻了我,转身走向飞机。他转身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她说,“我的眼泪流成了河。”

他的儿子转身回来,又拥抱她,亲吻她说,“妈妈,不要哭,我很快就会回来,很快就会回来。”

她说,“飞机起飞后,他绕飞了一圈,然后向我站的地方过来,机翼倾斜了一下,然后消失在遥远的天际。他消失在我视线之外时,我反复地想他的话,‘妈妈,不要哭,我很快就回来。’ ”

保罗说,这就是基督徒 “盼望的福”。那一天很快就会过来。按照神的时间,这不会很久。神说在他千年如一日。他已经离开两天了。也许在第三天他就会回来。耶稣回来的时候,还是同一个配得赞美的主耶稣,神说,“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启示录21:4]

约翰以主的话结束,“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 然后是最后的祝福的祷告。“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启示录22:20] 我相信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的救主在哪一天、哪一刻都可能来临。

这是多么美好的生命!这是面对生命的盛衰、沉浮和变化的多么美好的方式!这是多么美好的面对死亡的方式!这是多么美好的盼望将来的永生的方式!愿你快来,可称颂的耶稣,荣耀的救主,我的朋友,一起朝圣的朋友,我主耶稣。

这就是我们今天对你的邀请,在信心和信靠中将生命献给他的宝贵的、被刺透的但又全能的手中,来吧,我们欢迎你;和我们一起将生命献给这宝贵的教会,来吧,我们欢迎你。和你的家庭一起,“牧师,我的妻子和孩子,我们一起来了。” 非常地欢迎你们;或者是一个人,“牧师,神已经在我的心里说话,我要用生命回应,我来了。我在路上。” 在前面和后面都有楼梯,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吧;在下面这层的人们,沿着这过道,欢迎你。现在就在你的心里决定,我们马上要起立唱回应诗歌,歌声刚刚响起时,就跨出脚步。这将是你生命中最有意义、最宝贵的一步。“我来了,牧师,我在这里。” 请你过来,愿神祝福你,天使看顾你;我们起立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