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往身后看-Dad Look Behind You

爸爸,往身后看-Dad Look Behind You

June 11th, 1989 @ 4:57 PM

以弗所书6:1-4

    爸爸,往身后看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6:1-4 1989年6月11日 10:50 a.m. 我们欢迎通过收音机、电视收看的各位朋友们。你现在也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一员,我是牧师,带来今天的信息。 信息的题目是爸爸,往身后看。我们的经文是以弗所书第六章: 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 [以弗所书6:1-4] 爸爸,往身后看。 这个题目是因这个教会曾发生的一件事而来的。曾经有个医生来找牧师说,“我的儿子又任性又挥霍,你可以为我的儿子祷告吗?” 当牧师去探访这位医生的时候,他对他说,“医生,你自己在儿子面前没有行走在主的爱里。你要首先将心交给基督,服从我们救主,然后再求神祝福你的儿子。” 于是医生开始来这里参加教会。有个周日,他不知道他的儿子就坐在后面。在那次聚会中,那位医生走到前面来,在这里接受主做救主。他却不知道,他儿子也跟随他沿着过道走过来。医生对牧师说,“我现在把生命交给主了,你可以为我儿子祷告吗?” 牧师对医生说,“爸爸,转身,往身后看。” 这里发生了你一生能经历的最甜美的戏剧,他们一起地拥抱。“爸爸,往身后看。” 看看你的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以弗所书5:25] 我们对教会的爱是神赐给我们的美丽、宝贵的恩赐。教会就是你和你的家庭。 我神学院毕业之后牧养的一个教会,已经濒临关门。牧师亲自地去跟那些还没有兑现奉献的人去要钱。这些事不会建造人们心里对神的爱。于是我从那些不再来教会的人之中,选择了三个人去探访。 在那个小镇中有个非常有名的保险公司。公司的领袖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我去看他的时候,他首先做到桌子后面,拿出支票本来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是为你的钱而来的。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来说,“牧师,我们下周会过去。” 第二个是个医生。我去探访他的时候,他马上坐回桌子前面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用。你不用给我钱。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而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说,“牧师,我们下周会去教会。” 第三个是从政的人。他在州议会是我们的代表。我去他那里的时候,他一样坐到桌子后面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需要。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说,“牧师,我们下周会去教会。” 我站在讲台上讲道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这三个家庭。 把一切交给牧师,教会不会繁荣。 把一切交给妇人,年轻人不会听从。 粗俗的人群,教会将我们扶直。 昌盛的教会,必有平信徒服事。   平信徒有他的职业,有他的乐趣, 但他也要养育他的儿女。 如果没有教会,没人会期待 在没有神的地方养育后代。   空荡的教会,门口大敞, 不是教会死去,而是平信徒失丧。 教会的事工不是凭讲道与唱诗, 是靠神国里平信徒为神的服事。 [Edgar A. Guest, “平信徒“] 这是靠你的!...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家庭,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爸爸,往身后看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6:1-4

1989年6月11日 10:50 a.m.

我们欢迎通过收音机、电视收看的各位朋友们。你现在也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一员,我是牧师,带来今天的信息。

信息的题目是爸爸,往身后看。我们的经文是以弗所书第六章:

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

[以弗所书6:1-4]

爸爸,往身后看。

这个题目是因这个教会曾发生的一件事而来的。曾经有个医生来找牧师说,“我的儿子又任性又挥霍,你可以为我的儿子祷告吗?” 当牧师去探访这位医生的时候,他对他说,“医生,你自己在儿子面前没有行走在主的爱里。你要首先将心交给基督,服从我们救主,然后再求神祝福你的儿子。”

于是医生开始来这里参加教会。有个周日,他不知道他的儿子就坐在后面。在那次聚会中,那位医生走到前面来,在这里接受主做救主。他却不知道,他儿子也跟随他沿着过道走过来。医生对牧师说,“我现在把生命交给主了,你可以为我儿子祷告吗?”

牧师对医生说,“爸爸,转身,往身后看。” 这里发生了你一生能经历的最甜美的戏剧,他们一起地拥抱。“爸爸,往身后看。”

看看你的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以弗所书5:25] 我们对教会的爱是神赐给我们的美丽、宝贵的恩赐。教会就是你和你的家庭。

我神学院毕业之后牧养的一个教会,已经濒临关门。牧师亲自地去跟那些还没有兑现奉献的人去要钱。这些事不会建造人们心里对神的爱。于是我从那些不再来教会的人之中,选择了三个人去探访。

在那个小镇中有个非常有名的保险公司。公司的领袖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我去看他的时候,他首先做到桌子后面,拿出支票本来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是为你的钱而来的。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来说,“牧师,我们下周会过去。”

第二个是个医生。我去探访他的时候,他马上坐回桌子前面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用。你不用给我钱。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而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说,“牧师,我们下周会去教会。”

第三个是从政的人。他在州议会是我们的代表。我去他那里的时候,他一样坐到桌子后面开始写支票。我说,“我不需要。我是为了你和你的家庭来的。” 他站起来伸出手说,“牧师,我们下周会去教会。”

我站在讲台上讲道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这三个家庭。

把一切交给牧师,教会不会繁荣。

把一切交给妇人,年轻人不会听从。

粗俗的人群,教会将我们扶直。

昌盛的教会,必有平信徒服事。

 

平信徒有他的职业,有他的乐趣,

但他也要养育他的儿女。

如果没有教会,没人会期待

在没有神的地方养育后代。

 

空荡的教会,门口大敞,

不是教会死去,而是平信徒失丧。

教会的事工不是凭讲道与唱诗,

是靠神国里平信徒为神的服事。

[Edgar A. Guest, “平信徒“]

这是靠你的!

我曾经在芝加哥的北岸浸信会,聚会结束后,J. L.卡夫的家庭邀请我去他们家里。J. L. 卡夫是卡夫公司的创始人。我曾请他来达拉斯在我们教会分享,他接受了邀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说的一句话。他说,“相比做美国最伟大公司的领袖,我宁可在北岸浸信会做平信徒。” 然后他后说,“我首要的工作是服事基督。” 爸爸,往身后看;看你的教会。

爸爸,往身后看,看你的家庭。基督在十字架上死后,他对他爱的门徒约翰说,“儿子,看你的母亲!” 圣经说,从那天起,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 [约翰福音19:27]。那样的家庭是什么样的?美丽、宝贵的家。但是神啊,普通的美国家庭是多么世俗、妥协。冰箱里原来放牛奶的地方现在是啤酒;梳妆台上原本放奉献的地方现在放着雪茄盒;原来放主日学刊物的地方现在放着情色杂志;原本喜乐的脸现在满是忧愁和苦闷;原本有祷告的地方现在是诅咒和脏话;美国的大部分家庭已经是可笑、悲惨的了。

有人对一个妻子说,“我听说你丈夫是个书虫。”  妻子回答说,“不,他只是虫。”

有人说,“我们家的狗就像是家庭一员。” 有人就问他,“是家里哪一个呢?”

一个人从牌局站起来说,“我要回家吃晚饭,如果饭还没做好,就得见点血;如果做好了,我也不吃。”

早饭的时候妻子对丈夫说,“你想吃什么样的鸡蛋?” 他说,“熟的。”

她说,“那有几分熟?”

“我想要一个煎的,一个煮的,一个炒的。”

于是妻子就煎了一个、煮了一个、炒了一个,给他端了上来。丈夫看见就瞪眼,妻子问,“又怎么了?”

他说,“这个鸡蛋不应该用炒的。”

熊爸爸看着他的空碗说,“有人把我的汤喝了!” 熊宝宝看着他的空碗也说,“有人把我的汤喝了!”熊妈妈从厨房喊道,“不要大惊小怪了,我还没做好汤呢!”

一位心理学家曾经总结出三种婚姻:试验型,孤独型,和吵闹型。

很久以前,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有一首歌:

早晨的甜蜜,

晚上的甜蜜,

晚餐里的甜蜜。

 

做我的蜜好吗?

爱我无止尽。

[《甜蜜时刻》,Kitty Wells]

你知道我们今天唱什么吗?

早上打架,

晚上打架,

晚餐中打架。

 

你和我一起作野猫,

打架永不休。

 

五六年之前,达拉斯百分之七十的婚姻以离婚结束,百分之七十!我们现在是在国家平均水平,百分之五十。美国一半的婚姻以离婚终结。我们教会里大部分儿童都是单亲家庭,美国的其他教会也是一样。

如果每个家庭任何时刻、任何情况、任何境遇都能自然地祷告,这不是很美好的事吗?吃饭前祷告,一起谢饭;求神祝福我们所作的工作;因为生命里的每一个事件、遭遇祷告,自然地和神说话。

如果每个家庭能自然地读圣经,打开圣经,读神的话语,这不是很美好的吗?如果每个家庭在主日的时候都能来到教会,在与圣灵的聚会中爱神,这不是美好的吗?这会为我们的孩子带来怎样的新景象、新国家!爸爸们,要靠你们来建立它,带领它。爸爸,往身后看,看你的教会。

最后:爸爸,往身后看。看你的孩子。创世记第五章是圣经中常出现的一句话。“以诺生玛土撒拉之后,与 神同行三百年。” [创世记5:22] 注意,“以诺与神同行是在生玛土撒拉之后。” 那个孩子的出生,让以诺仰望神。爸爸,往身后看。看你的孩子。

一位执事给我打电话说,“牧师,隔壁搬来了一个可爱的家庭。你能探访他们吗?邀请他们认识主,来教会?” 我很高兴地同意了。我敲了门,开门的时候我看到父亲、母亲、十七岁的女儿,十五岁的儿子和十二岁的儿子,他们热情地接待我。他们热情地跟我说,“牧师,下个周日我们会去教会的。”

到了周日,他们没有来。大概过了六周,或者是四周,凌晨两点的时候,电话响了。打来的是我们浸信会医院的一位护士。他对我说,“牧师,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很莽撞。这里有个人,他的儿子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受了致命伤,只有他的父亲在这里,孩子已经不行了。我问他是否认识这里的其他人,他说他认识你。我想也许你能过来,在他儿子弥留时陪伴他。”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十五岁的孩子开车回达拉斯,速度太快,发生车祸。他被送到医院,受了致命伤。我穿上衣服,到了医院的病房,看到父亲站着盯着他直躺着的儿子,护士在房间另一侧。我来到床边,我来了没多久,护士用白布盖上孩子的脸,对父亲说,“先生,你的儿子不在了。” 她离开房间,只剩下我站在父亲旁边。

他弯下腰,把白布从他儿子的脸上掀开,一直盯着他儿子安静的脸庞。然后他咚地跪下,把脸埋进床边,哭着说,“神啊,我的儿子不在了,我却没有做好榜样,没有好好地带他。神啊,我该怎么办,我该去哪里?”

葬礼和追思会之后,父亲、母亲、十七岁的女儿、十二岁的儿子一起走了上来,将他们的生命交给主,受洗加入了教会的团契。

我以前会站在后门那里,在人们离开前和他们握手。每个人在那个周日都说,“牧师,这不是美丽的吗?整个家庭都到主面前。” 我虽然回答说,“是的,那是美好的景象。” 但是我看到他们坐在那里的时候,我在心里说,“这是我看到的最悲伤的画面。” 我没有告诉他们,我觉得不应该说,他们家还有十五岁的儿子,躺在没有基督的坟墓里。

当审判日到来时,那个家庭站在全地的审判者面前,按照生命册点名,父亲的名被点到,他说,“到。” 母亲的名被点到,她说,“到。” 十七岁的女儿的名被点到,她回答说,“到。” 十二岁的儿子的名被点到,他说,“到。” 主看着父亲说,“这是全部吗?” 他回答说,“不,主。还有个十五岁的儿子。” 神对他说,“他在哪里?” 父亲回答说,“他躺在德州一个没有基督的坟墓里。”

父亲,往身后看!

当诗班唱完最后的歌

牧师做完最后的祷告,

当人们听完最后的讲道

教会里静悄悄。

当讲坛的圣经已合上

长凳上冷清空荡,

案卷已经打开

主要审判,然后怎样?

 

当演员演完最后一幕戏

谐星抖了最后一个包袱,

当影片映过最后一帧

公告牌闪过最后一个字符,

当图乐子的观众消失

再次散入黑暗中央,

当末日的号角奏响

我们站在主面前,然后怎样?

 

当天使吹号,圣人们安静

行进的队伍停止不前,

当首领重复最后的命令

最后的城池也被攻占。

当旗帜从杆上被扯下

战场的伤员回帐,

这厌弃救主的世界

要被审判,然后怎样?

[Georgia Tom, “What then?”]

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

[耶利米书8:20, 9:1]

即使我们继承了全地,并传给子孙,但他们若没有得救,这有什么意义?在审判日和之后的永恒,都与神隔离,远离天上和希望,我们失去了一切宝贵、可敬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神!

通过电视收听这消息的各位朋友,你今天是否愿意向主耶稣敞开你的家庭、你的心?他会给你的生命带来怎样的改变!如果你不知道怎样接受基督作救主,你在屏幕上看到一个号码,拨打电话。有虔敬的基督徒会接听。朋友,有一天我要在天上见你。

在这个圣殿里的朋友们,“牧师,我听到了信息,我决心要建造一个基督的家庭。” 整个家庭来到主的面前,加入这宝贵教会的团契;一对夫妻,将你的心和生命交给主耶稣;或只是一个人,接受他的救主;第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到前面来。在周围看台的朋友们,沿着楼梯下来,在下面这里的朋友们,沿着过道过来,“牧师,这是神为我预备的日子,我来了。” 我们起立,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