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How Can God Raise Me from the Dead?

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How Can God Raise Me from the Dead?

April 22nd, 1984 @ 1:14 PM

约翰福音11:25

    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W.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11:25 1984年4月22日 10:50 a.m.       我们复活节前的中午的聚会,已经进行了六十八年了,这是我参与复活节聚会的第四十个年头。因为我们在城市里分发了成千上万的约翰福音单张,所以今年我选择了约翰福音中的一个主题:多马的惊叹―“我的主!我的 神!” 上周我们学习了这卷书,周一:神怎能变成人?周二:神怎能让我重生?周三:神怎能永远保守我?周四:神怎能同情我?周五:神怎能为我而死?今天―复活节―信息的题目是: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我们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的十一章。约翰福音十一章21节开始,这是拉撒路复活的故事。我们欢迎众多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和我们分享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聚会的朋友们。希望你能拿出圣经和我们一起读。约翰福音11:21: 马大对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 神求什么, 神也必赐给你。」 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 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约翰福音11:21-26]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我以前的希腊语老师说过,“我们用希腊语读这段经文,这是人口中所出的最深奥的话。” 主来的时候,耶稣从天上降临时,会有两批人,两队人,都要在他从云中降临时升起去见他,见到神舍吉拿的荣耀。第一批人,是那些从死里复活的人。他们会首先看到他;第二批见到他的人是那些主到来时还在地上活着的人。我们要被改变,成为不朽,就在一刻之间,眨眼之间。我们会和那些已经在基督里睡下并被复活的人一起,升到天上去见主。 这启示经常在神的话语中出现。耶稣也在这里说,“复活在我。” 这是指那些要从死里复活并在天上迎接主的人。“不仅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那些活着的人,世界上最后的一代人,他们会被改变,在那刻成为不朽,并且也要上升到天上见主。 我说,你经常在神的话语看到这样的启示。路加福音的九章38节开始,主在圣山上改变形象,摩西、以利亚两个人同耶稣说话,谈论―在你们的翻译版本中说的是―“耶稣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希腊文是:谈论 “耶稣的exodus (出埃及),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摩西在主里睡去―他死去并被埋葬。摩西曾带领神的子民出埃及,复活后的摩西也要带领神的复活的圣徒们 “出埃及”,在天上见主。 以利亚并没有死,以利亚被改变了,他在一瞬间成为不朽,在眨眼之间。他被接到天上、到荣耀中。以利亚要带领在主到来时还活着的圣徒们 “出埃及”,在他们被改变之后,在天上见主。 再看―我不想过分强调―哥林多前书15:55,这是复活之章,美林博士说这是神启示的高峰。哥林多前书15:55,“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那些被提走,在一刻之间、眨眼之间被改变的人,他们升到天上去见主的时候,他们呼喊,“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那些已经在耶稣里睡去的,被从坟墓中复活的,他们到天上说,“死啊(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 他们两批人要一起被带到天上见主,说,“感谢 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怪不得保罗称之为盼望的福。 没有哪个明白人类历史发展的历史学家会否认,基督信仰的得胜是因为对复活的生命的应许。基督耶稣的复活,是我们主的福音的基石。他得胜地从死里复活。他胜过了坟墓,向一切相信他的人应许了不朽的生命。 对不死的生命的追求是普遍的。并非只有一些人、一个部族、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才有。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是普遍的。这持续了无数个世纪:我们看到埃及木乃伊身上缠裹的纸上的象形文字,会想知道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1799年时,埃及亚历山大附近的尼罗河口发现了罗塞塔石板。罗赛塔石板现在陈列在大英博物馆,上面有三种语言,从而提供了解读这些象形文字的可能。他们解读出这些文字后,发现木乃伊身上的纸的内容是死者之书,描述了埃及人对死后生命的盼望。 楔形文字的石板镌刻也有类似的故事。这是苏美尔人和古亚述人的楔形文字。我们在四处都看到这些镌刻,并且曾发掘出很多的楔形文字石板,但我们无法解读这文字。1846年,一位学者解读了伊朗西部、古波斯的希斯敦石刻文。由此,古亚述文化的世界向我们敞开了。是关于什么的?是古老民族的人对死后生命的盼望。 我们读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学作品,看他们的雕像,都是关于死亡之后的生命的。盖尔人的勇士被埋葬时是穿着铠甲的,他在未来的世界和生命中需要它。画中的美洲印第安人安葬时也要有弓箭在身旁,他在未来的世界打猎时还要用到。不管哪个部族、家庭,不管先进程度如何,不管是在非洲中心还是巴塔哥尼亚王国,没有不盼望坟墓之后的生命的。 不仅在落后的部落、古老的人群中有这样的现象,现代的科学家也是这样。我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后牧养的教会所在的城市中,有一个不错的大学,大学的教务长是我们教会的执事。一天,他带来一本由著名科学家写成的书。这个科学家因自己的唯物主义、世俗主义而自豪。他通过科学论证,“没有死后的生命的证据,我们只是会成为地上的灰烬。” 大学的教务长带给我那位科学家的最新的书。科学家写了一个后记。在后记中,他说,“我一直是个唯物主义者,因为唯物主义哲学和科学而拒绝承认死后的生命。但是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也去世了。不知为何,即使我没有办法证明―我还是相信我的母亲和父亲在另一个地方活着。” 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经历过死亡。 你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那灰色骑士的面孔时的样子吗?我还记得很清楚。在我长大的小镇中,和我同班的一个女孩去世了,学校停课,以便我们可以参加她的追思会。我看到了棺材中的小女孩的脸―我曾经的玩伴―那时我还在疑惑她怎么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主持的第一个葬礼。我的小镇的教会中有一对租房住的年轻父母,他们的孩子死去了。孩子的棺材在卡车的斗里,年轻的父母挤在我单座的小车里。我们跟随着卡车里的棺材,那对夫妇哭的无法自制―这是我的第一个葬礼。 死亡也曾造访我的家庭,他们告诉我,“你出生之前,曾有个姐姐,她死去了。” 我曾无数次地想象:“她在天上仍是婴儿吗?还是她会在天上长大?她会是个荣耀中的女人吗?她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我的父亲和母亲死去了。最终,死亡是每个家庭共有的体验。我们向远处眺望时,总是会想,“他们在哪?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类似柏拉图的呼喊。他完成他的哲学后,呼喊道,“我们跨过死亡之海时,若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话语,让我们能够有盼望该多好!” 这盼望,这确定的话语就在我们复活的主耶稣基督里:“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提摩太后书1:10,使徒保罗写道:“他已经把死废去,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 我们主为可怜的人心带来了无比荣耀的改变。死亡的标志曾是灰暗的阴间或者阴黑的冥河;死亡的标志曾是骷髅和交叉的腿骨或断掉的柱子;死亡的标志曾是黑暗的窗户或者黑色的灵车;死亡的标志曾是绝望的哭泣或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装饰。 但是有一个新的福音,有一个新的标志,一个新的死亡的标志。基督里的死亡的第一个标志是,空的墓穴。主的天使对那些伤心的女人说,“来看他躺的地方,他不在这里了,他从死里复活了。”―空的坟墓。 基督徒的第二个死亡的标志是复活节的日出,对福音的传讲,我们在赞美、祷告和荣耀中被高举的心,和这些无比宝贵的诗歌: 主从坟墓里复活, 得胜一切仇敌与罪恶, 主耶稣复活,得胜黑暗君王, 从此永远与圣徒一同做王; 主复活!主复活!...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W.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11:25

1984年4月22日 10:50 a.m.

 

 

 

我们复活节前的中午的聚会,已经进行了六十八年了,这是我参与复活节聚会的第四十个年头。因为我们在城市里分发了成千上万的约翰福音单张,所以今年我选择了约翰福音中的一个主题:多马的惊叹―“我的主!我的 神!”

上周我们学习了这卷书,周一:神怎能变成人?周二:神怎能让我重生?周三:神怎能永远保守我?周四:神怎能同情我?周五:神怎能为我而死?今天―复活节―信息的题目是:神怎能让我从死里复活?

我们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的十一章。约翰福音十一章21节开始,这是拉撒路复活的故事。我们欢迎众多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和我们分享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聚会的朋友们。希望你能拿出圣经和我们一起读。约翰福音11:21:

马大对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 神求什么, 神也必赐给你。」

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

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约翰福音11:21-26]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我以前的希腊语老师说过,“我们用希腊语读这段经文,这是人口中所出的最深奥的话。”

主来的时候,耶稣从天上降临时,会有两批人,两队人,都要在他从云中降临时升起去见他,见到神舍吉拿的荣耀。第一批人,是那些从死里复活的人。他们会首先看到他;第二批见到他的人是那些主到来时还在地上活着的人。我们要被改变,成为不朽,就在一刻之间,眨眼之间。我们会和那些已经在基督里睡下并被复活的人一起,升到天上去见主。

这启示经常在神的话语中出现。耶稣也在这里说,“复活在我。” 这是指那些要从死里复活并在天上迎接主的人。“不仅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那些活着的人,世界上最后的一代人,他们会被改变,在那刻成为不朽,并且也要上升到天上见主。

我说,你经常在神的话语看到这样的启示。路加福音的九章38节开始,主在圣山上改变形象,摩西、以利亚两个人同耶稣说话,谈论―在你们的翻译版本中说的是―“耶稣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希腊文是:谈论 “耶稣的exodus (出埃及),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摩西在主里睡去―他死去并被埋葬。摩西曾带领神的子民出埃及,复活后的摩西也要带领神的复活的圣徒们 “出埃及”,在天上见主。

以利亚并没有死,以利亚被改变了,他在一瞬间成为不朽,在眨眼之间。他被接到天上、到荣耀中。以利亚要带领在主到来时还活着的圣徒们 “出埃及”,在他们被改变之后,在天上见主。

再看―我不想过分强调―哥林多前书15:55,这是复活之章,美林博士说这是神启示的高峰。哥林多前书15:55,“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那些被提走,在一刻之间、眨眼之间被改变的人,他们升到天上去见主的时候,他们呼喊,“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那些已经在耶稣里睡去的,被从坟墓中复活的,他们到天上说,“死啊(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 他们两批人要一起被带到天上见主,说,“感谢 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怪不得保罗称之为盼望的福。

没有哪个明白人类历史发展的历史学家会否认,基督信仰的得胜是因为对复活的生命的应许。基督耶稣的复活,是我们主的福音的基石。他得胜地从死里复活。他胜过了坟墓,向一切相信他的人应许了不朽的生命。

对不死的生命的追求是普遍的。并非只有一些人、一个部族、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才有。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是普遍的。这持续了无数个世纪:我们看到埃及木乃伊身上缠裹的纸上的象形文字,会想知道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1799年时,埃及亚历山大附近的尼罗河口发现了罗塞塔石板。罗赛塔石板现在陈列在大英博物馆,上面有三种语言,从而提供了解读这些象形文字的可能。他们解读出这些文字后,发现木乃伊身上的纸的内容是死者之书,描述了埃及人对死后生命的盼望。

楔形文字的石板镌刻也有类似的故事。这是苏美尔人和古亚述人的楔形文字。我们在四处都看到这些镌刻,并且曾发掘出很多的楔形文字石板,但我们无法解读这文字。1846年,一位学者解读了伊朗西部、古波斯的希斯敦石刻文。由此,古亚述文化的世界向我们敞开了。是关于什么的?是古老民族的人对死后生命的盼望。

我们读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学作品,看他们的雕像,都是关于死亡之后的生命的。盖尔人的勇士被埋葬时是穿着铠甲的,他在未来的世界和生命中需要它。画中的美洲印第安人安葬时也要有弓箭在身旁,他在未来的世界打猎时还要用到。不管哪个部族、家庭,不管先进程度如何,不管是在非洲中心还是巴塔哥尼亚王国,没有不盼望坟墓之后的生命的。

不仅在落后的部落、古老的人群中有这样的现象,现代的科学家也是这样。我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后牧养的教会所在的城市中,有一个不错的大学,大学的教务长是我们教会的执事。一天,他带来一本由著名科学家写成的书。这个科学家因自己的唯物主义、世俗主义而自豪。他通过科学论证,“没有死后的生命的证据,我们只是会成为地上的灰烬。”

大学的教务长带给我那位科学家的最新的书。科学家写了一个后记。在后记中,他说,“我一直是个唯物主义者,因为唯物主义哲学和科学而拒绝承认死后的生命。但是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也去世了。不知为何,即使我没有办法证明―我还是相信我的母亲和父亲在另一个地方活着。” 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经历过死亡。

你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那灰色骑士的面孔时的样子吗?我还记得很清楚。在我长大的小镇中,和我同班的一个女孩去世了,学校停课,以便我们可以参加她的追思会。我看到了棺材中的小女孩的脸―我曾经的玩伴―那时我还在疑惑她怎么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主持的第一个葬礼。我的小镇的教会中有一对租房住的年轻父母,他们的孩子死去了。孩子的棺材在卡车的斗里,年轻的父母挤在我单座的小车里。我们跟随着卡车里的棺材,那对夫妇哭的无法自制―这是我的第一个葬礼。

死亡也曾造访我的家庭,他们告诉我,“你出生之前,曾有个姐姐,她死去了。” 我曾无数次地想象:“她在天上仍是婴儿吗?还是她会在天上长大?她会是个荣耀中的女人吗?她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我的父亲和母亲死去了。最终,死亡是每个家庭共有的体验。我们向远处眺望时,总是会想,“他们在哪?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类似柏拉图的呼喊。他完成他的哲学后,呼喊道,“我们跨过死亡之海时,若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话语,让我们能够有盼望该多好!” 这盼望,这确定的话语就在我们复活的主耶稣基督里:“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提摩太后书1:10,使徒保罗写道:“他已经把死废去,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

我们主为可怜的人心带来了无比荣耀的改变。死亡的标志曾是灰暗的阴间或者阴黑的冥河;死亡的标志曾是骷髅和交叉的腿骨或断掉的柱子;死亡的标志曾是黑暗的窗户或者黑色的灵车;死亡的标志曾是绝望的哭泣或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装饰。

但是有一个新的福音,有一个新的标志,一个新的死亡的标志。基督里的死亡的第一个标志是,空的墓穴。主的天使对那些伤心的女人说,“来看他躺的地方,他不在这里了,他从死里复活了。”―空的坟墓。

基督徒的第二个死亡的标志是复活节的日出,对福音的传讲,我们在赞美、祷告和荣耀中被高举的心,和这些无比宝贵的诗歌:

主从坟墓里复活,

得胜一切仇敌与罪恶,

主耶稣复活,得胜黑暗君王,

从此永远与圣徒一同做王;

主复活!主复活!

哈利路亚!主复活!

[“主复活”,Robert Lowry]

在今天死亡的标志是复活节的日出;在今天死亡的标志是天上的家。从前,我牧养的教会中有一位艺术家。他在我们教会前花了一幅画。一侧是个房子,前面有个标志:“出售” 。路一直延续到山顶,那里站着一对年老的夫妇。他的画中有很深的悲伤,很沉重。但是画中还有其他的东西,那对夫妇仰头望着天空,在天空的深处中画着天上的美丽城市,神的子民的永恒之城。

夕阳就要沉落,

当跑的路要到头,

试炼我经历过,

胜利就在前等候。

来吧,天使,

来吧,来我身边;

带着我飞翔,

你雪白的翅膀,

带我回永远的家。

[“夕阳沉落”,J. W. Dadmun]

如今死亡的标志是天上的家;如今死亡的标志是耶稣在天上的欢迎,欢迎他的圣徒回家。哥林多后书五章8节:“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我来牧养这个教会的时候说,“在我们的备忘录中,不要用‘讣告、离世’,而要用 ‘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主会迎接这些人,他在他们进入荣耀之城的时候迎接他们。“你为什么这么想,牧师?你为什么认为耶稣会这样做?”  我举个例子,他们用石头砸司提反时,他跪下喊道,“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

你知道接下来怎样吗?圣经中第一次说,耶稣站在神的宝座旁。司提反死的时候他为什么站在宝座旁?他站着,是为了迎接殉道士的灵魂。这是我们的主,他接收我们。当我们的生命结束、被带往天上,会有什么样的标志?那是个胜利。

以弗所书四章和八章中,描绘了罗马军队凯旋的画面。这不是有点奇怪吗?保罗会在基督的启示中使用罗马文化的内容?他掳掠了仇敌,征服了死亡。他已经胜过了坟墓。

另外,现在死亡的标志是什么?是通向天上的大门―敞开的大门。启示录四章1节:“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 约翰就发现自己在荣耀中了。他在四处看那无比荣耀、奇妙的景象,就是我们在新耶路撒冷会看到的一起,这是他听到有声音从宝座上传来,“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一切都更新。旧的已经过去,所有的都过去。现在这里有疾病、痛苦、伤痛、心碎、悲伤、流泪、哭泣、泪水、死亡:“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启示录21:4] 在这里我们会发烧,会死去、腐朽。那里有永远的乐园,不会再有死亡。

我们在这里生活在会坏的帐幕中,消逝的身体中;但是我们在那里会有一个房屋,不是人手所造,是天上的永存的。在这里,我们生活在一个临时的小屋中;但是在那里我们将生活在新耶路撒冷中,那里有黄金街道和珍珠大门,千禧年之后要存在到永远。现在我们是透过模糊的玻璃去看,但是在那里我们要面对面。在这里,理性和理解这是个火花;在那里要成为火焰:“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哥林多前书13:12] 我们会知道,我们会知道。

在这里我们的歌声只是几个音符;在那里要成为荣耀的交响乐。在这里我们是在吃面包皮,在那里要享用主桌前的盛宴。如旧时的歌所唱,“基督自己为我们带上餐巾,喂我们吃吗哪。” 这里,树是每年结果;在那里,树结十二种果实,每个月都结出不同的果实―完全的,丰富的。在这里,我们通过破碎的杯子喝水;在那里,我们要喝生命水,有永远的生命。

我们曾唱什么的歌来着?

今我居锡安高山

有真神荣光灿烂

我饮于滚滚活泉

此泉长流不息

有隐藏吗哪

为我筵席

取之无穷用不竭

乐哉 今我居荣美福地

[荣美福地,C. Austin Miles]

神对爱他的人做了何等的事:“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最后,我想讲我们是怎样变成基督徒。这是和让死者复活的福音相关的,我是指着英格兰和我们的祖先说的。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的父母也是。我的曾祖父是从密西西比来到德州的浸信会牧师,建立了圣安东尼奥的第一浸信会。他的父母也是基督徒,一直到英格兰的那一代人都是。他们是在哪里成为基督徒的?英格兰在希腊语中是anglia。诺森伯利来的盎格鲁人是英国人的祖先―盎格鲁人。

人类文学中最生动、最有戏剧性的一段是圣毕德尊者的记述。他记载了于公元620年到诺森伯利来的宣教士保林来到埃德温王驾前,向他传神子的福音。圣毕德是用英语写作的第一位历史学家,在他的这段非凡文字中,他描述了宣教士保林在埃德温王和他的智囊和护卫面前,为基督我主的国而站立。保林讲完了福音和基督的话语,被赐了座。然后王就在静默地坐在桌前。

最终,其中一个年长的卫士说,“黑夜已经临到我们,”―

麻雀刺透房间,

透过敞开的门

飞翔而去。

灶台的火星,

一瞬而逝。

在我们眼前,

它出自黑暗,

回归黑暗,

就像我们的亮光。

埃德温王,

唉,就是这样。

但是,

如果这弱小的保林,

还有其他的消息,

知道我们的灵魂,

是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会安居在哪里。

如果在无尽的黑暗中,

希望之子的光芒

依然闪耀,

他带来了应许,

天堂的应许,

我要以他的神

为我的神。

 

这就是我们成为基督徒的时候。在那年老的护卫的悔改和认罪之后,埃德温也接受了主。然后,他身边的智囊、护卫,全部接受了主。然后诺森伯利来人都接受了耶稣,盎格鲁人都接受了耶稣。然后他们来到了美国,向我们传讲福音。这是我们基督徒的由来,因为我们认定在黑暗、悲伤和死亡的绝望之外,还有基督里的盼望,还有我们复活的主统管的另一个更美好的生命。

我们能够跟随先祖的脚步,生活在同样的盼望中,为之献上生命,这是神赐给我们的最大的特权。

这是我们对你的邀请,在这复活节,在这日出的一天,这敞开大门,万人都得到邀请的一天,在信心中把自己交给我们的救主。把你的家庭带到我们救主的爱和恩典之中,来吧,来吧;把你生命重新交给他,带着你的家庭加入这宝贵教会的团契之中,和我们一起祷告,一起朝圣,一起仰望天空;未来和我们一起见到耶稣,欢迎你,在你过来的时候,愿天使看顾你。我们来祷告好吗?

我们美好的、荣耀的、改变了形象,成为不朽、复活的主,在你面前俯伏,邀请你进入我们的心和家庭,这是怎样的盼望和福分!当主进入我们的家庭成为我们的客人时,会有怎样的祝福。孩子们被祝福,我们手所作的工得祝福,每个认识的人都受祝福,世界也被祝福,城市、国家都被祝福。神啊,当我们向你敞开心,主会带来怎么样的丰富!主,当我们唱回应的诗歌,请差下圣灵,赐给我们美好的丰收,我们爱你,求你因你尊贵、永存的名成就。

现在,我们马上要唱回应诗歌,现在就在你心里做决定,跟你的妻子说,“亲爱的,我们去。” 聚集你的家人,“这是神为我们预备的一天。” 这第一步将是你一生最有意义的一步。愿圣灵赐你喜乐,带你过来。感谢主,因你的美妙之名,阿门。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