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无谬的话语-The Infallible Word of God

神无谬的话语-The Infallible Word of God

June 9th, 1985 @ 1:11 PM

彼得后书1:20-21

    神无谬的话语 W. A. Criswell 博士 彼得后书1:20-21 1985年6月9日 10:50 a.m.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今早带来的信息题为:神无谬的话语。我们刚才读到的提摩太后书中,有这样的话:“圣经都是”,所有的―不只是一部分,所有的。那些自由神学学者说圣经某些地方是神默示的,他们是被神感动挑出这些部分。它说全部都是,全部,“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 然后是个命令,“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 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2] ―这也是我的职任。但是我能够接受这一切,同时又做个理智的人吗?我能够讲全部的圣经,从创世记第一章到启示录最后一章吗?我能够讲圣经,又不压制自己的理智,不欺骗听我讲的人吗? 人类的起初,撒旦的攻击就是针对神的话语的。他是狡猾的野兽―地上最狡猾的蛇。这是他攻击的焦点。起初在伊甸园里,撒旦对我们先祖说:“神岂是真说 . . . 吗?” 想要引起对神默示的话语的真实性的怀疑。从那一天直到现在,对信仰的无数攻击、指责、否认、亵渎都是针对他的话语的。公元200年时,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普罗提诺因为希腊罗马帝国中基督徒日益增长的数目和力量而恐惧,看到新柏拉图派哲学被指数级增长的基督徒的牢固的信仰所威胁,他让自己最好的学生波菲利去研究,写书反击。波菲利于是开始研究遍布罗马帝国的传道人,发现他们手里都拿着书册:他们把旧约经卷切开,并从背面装订在一起。书册,我们现在叫书。 世界第一次有书册、书的出现,是基督教的传道人将经卷剪开,从背面装订在一起,以便宣讲全能神的真道时能够更方便、快速地找到神的话语。波菲利看到这一点,就开始研究圣经,这是基督信仰的基石。波菲利是迄今基督信仰最聪慧、最有才华的对手―波菲利针对圣经、神的话语写了十五本书。如果他能够毁坏、倾倒传道人脚下的基石,他就能破坏这些人所宣讲的信仰。 波菲利的攻击影响范围如此之广,凯撒里亚的基督教史学之父尤西比乌斯和利西亚聪慧的传道人麦托丢都曾答复他的挑战。公元335年,狄奥多西下令毁掉波菲利所有的著作,我们现在只是因为尤西比乌斯和麦托丢才知道它们的存在。但是公元200年对基督信仰的攻击是典型的对神的话语的攻击,这在之前和之后的时代中都不曾消失。它从不改变:“神岂是真说 . . . 吗?” 那些攻击我们、抵挡我们的人,很直白地表明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有挖掘机可以移山,就不需要信心;如果有盘尼西林,就不需要祷告;如果有正面思考,就不需要救恩;如果有国家,就不需要有教会;如果有爱因斯坦、爱迪生,就不需要耶稣基督;如果你有科学方法,就不需要圣经。 他们很直白地表明对信仰没有兴趣,他们对破坏神的话语的方法也很清楚。他们说你可以一样地讲伊阿宋和金羊毛,就像好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你也可以讲赫拉克勒斯和十二项英雄伟绩,就像讲摩西一样―赫拉克勒斯以及十二项英雄伟绩,和摩西及十二支派;你可以讲阿喀琉斯和特洛伊战争,就像讲约书亚和攻占迦南地一样;他们说你可以讲伊索寓言,就像讲圣经,因为两者都是神话,都是教导道德。 他们很直白、公开地这样说。我抄下了一个著名的神学家的话,他为圣经辩护时说,“当然圣经中会有科学和历史上的错误。但是,我们可以宽恕这些错误,因为圣经不是科学或历史的教科书,我们不应该认为它在科学和历史的角度是准确的。” 我要说的是,如果圣经是神所写的,他知道所有的历史,了解他的一切造物―圣经是主和圣灵所写,如果充满了历史和科学上的错误,那就证明这是人的工作。这不是神的工作。就是这么清楚。但是当我打开神圣的话语,我发现的是已经被人类的知识和学习验证的真理,并且是可以通过考古和科学验证的。我们先来看历史。 人类数个世纪来都在圣地进行考古挖掘。迄今为止,所有的考古发现都证实了圣经的准确。例如,很多年来批评者一直说,“你读到圣经说,‘摩西写下这些话’,这是历史的错乱,因为在摩西身后几个世纪文字才被发明出来。 ” 他们这么说,但是我们在埃及的阿玛纳发现了石板,又接着在埃勃拉、拉斯沙姆拉、叙利亚北部以及其他地方发现了乌加里特人的楔形文字,从而证明在摩西之前几千年前人们就可以书写了。 他们说,“圣经讲到了赫人。旧约中你常常见到赫人被提到。历史上从没有赫人。” 恶毒的人攻击说。“那只是圣经作者的想象和戏法。” 然后在小亚细亚和圣地的考古学家发现,曾有个被历史遗忘的帝国:赫梯帝国。 他们说―这是显然的苛责―“历史上从没有叫伯沙撒的人”,我们认为他是巴比伦最后一个王,在塞鲁士摧毁它之前。他们认为我们肯定错了,塞鲁士的古列铭筒列出了巴比伦所有的王,但是没有伯沙撒。希罗多德在塞鲁士击败巴比伦70年后去探访巴比伦,他却没听过伯沙撒。攻击者说,“这肯定是圣经中的历史错误。” 之后他们在巴比伦的废墟中发掘,通过他们发现的楔形文字石板,我可以为伯沙撒写出传记来。 他们说:“第四部福音书―约翰福音不可能是使徒在公元一世纪写的,因为这样的神学思想要在二百五十年之后才出现。” 他们正如此说的时候,在埃及的沙土中发掘出了纸莎草纸,上面有约翰福音的一个片段,证明这部福音书肯定是在公元90到100年所写,也就是使徒在世的时间。圣经中没有历史错误,我们的知识证实神的话语的真理。 那么科学上的错误呢?我们要确定对圣经记载的事情的理解是正确的,我们也要确知科学的事实。 在二十多年前有个著名的才华横溢的讲师在美国四处巡讲。他到了一个地方,就在报纸上放一个大广告说,“如果有人可能向我指出圣经中科学的错误,我就给他一千美元。” 一个女人找到他,领到了一千美元。她说,“我找到了圣经中的科学错误。圣经中说幼发拉底河穿过了伊甸园,还说亚当和夏娃吃了苹果,这是他们悖逆、堕落的原因。科学已经证明在米索不达米亚河谷的荒漠上苹果树不能存活。我要领一千美元。” 我们首先要确定圣经记载的事实。它从没有说亚当和夏娃悖逆时吃的是苹果。我们也要知道科学的事实。科学就像一只鸡,一直在换毛,一直在改变。今天的科学,在昨天就是荒唐,在明天也会是。卢浮宫的图书馆中,有三个半英里的古老的科学书籍。他们一直都试图用最新的科学升级圣经。 假如我们在公元前10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在公元5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在15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去年这样做,圣经中就充满了无用、荒谬的事。科学会改变,我们观察到的东西没有终极的基础。越过我们眼睛看到的,我们才能看到神的内心和思想。但我们必须要超越眼睛看到的。 圣经是由大概40个人历经1500年写成的,有两千年也没有任何改变。但你不会在圣经中找到那些怪异、无法想象的事情,圣经和这些事是对立的。 比如,圣经说摩西熟知埃及的一切科学和智慧。通过考古学的发现,我们可以读到摩西学习过的科学教科书。摩西的时代的最新科学是这样的:他们用宇宙进化论解释世界的起初和诞生。他们说它从一个蛋里出来的,四处地漂浮、漂浮;到了破壳的时候,世界就诞生了。这是摩西的时代关于宇宙起源的最新科学。我打开圣经,以为也会看到那飞行的蛋。但是我没有看到那长翅膀的蛋,我看到了人手写出的最有意义的几个字:“起初,神创造天地。” 圣经的很多内容都是和巴比伦的教导对立的。他们也有人类学和宇宙学,那也是巴比伦帝国最先进的科学。有个混沌怪兽叫做提亚玛特,还有个光明之神叫做马杜克。他们拼死搏斗,马杜克杀死了提亚玛特。好神马杜克杀死提亚玛特之后,将他铺平,就成了大地。然后巴比伦最新的科学说,“男人吐吐沫,就有了女人,” 然后说,“女人吐吐沫,就有了动物。” 这就是他们看到的人类和人类学。 我读到这些,就联想到仓库中的大牌子,写着,“禁止吸烟,纪念芝加哥大火。” 一个孩子在下面写到,“禁止吐痰,纪念约翰郡洪水。” 但我们在圣经中找不到这样怪异、过时的科学解释,我们在神的话语中找到了最神奇的对真理的其实,我们才刚刚开始理解、开始看到。 比如,约伯记的二十六章说,“神将大地悬在虚空。” 这被写成的时候,四处的人―数千年都是这样―四处的人都认为大地是建立在一个牢固的基础之上。埃及人认为大地是被四角的四个柱子支起的,大地的中心还有第五根柱子。我们也许可以爬到大地的四角,找到这四根柱子,但是第五根地下的柱子是完全的推测。 上过学的孩子都知道,希腊人认为世界是被一个叫做阿特拉斯的巨人扛着的;印度教的宇宙论认为,大地被平衡地放置在大象的背上,大象则站在一个大龟之上,大龟在宇宙之洋中游动。这是根据人类成千上万年的科学知识对大地的解释。但是圣经说,“神将大地悬在虚空。” 它悬挂在全能神的手中,沿着地球轨道运行。神靠着使人受感将这些告诉我们。 再来看,地上的人有数千年都不知道风是有重量的。但是在1643年,托里拆利―伽利略的助手―托里拆利发明了气压计,发现大气、风是有重量,并且可以被气压计测量,这是在1643年。但是之前的漫长时间,约伯记的二十章,他提到了风的重量。是神做的,神这样说,神之道。 再看:人们在成千上万年中都认为大地是平的,是方的,并且有四角。但是在以赛亚书四十章,先知描述了 “坐在地球大圈之上” 的全能神,大地是圆的。在人类知道地球是圆的之前数千年,神就说它是个圈,是圆的。这是神的感动,他全都知道,也在圣经中写出来。 月亮,圣经说月亮反射白天照亮大地的光,在夜间发光。美国说我们让人登上月亮,看上面有什么。我们的宇航员在地上行走时,他们说看到了珠子一样的沙子。沙子就像珠子一样。 我们通过化学分析知道那里最多的是钛。那里没有空气,外表粗糙、布满波纹。你看,沙子会反射光,钛会反射光,没有空气会阻止反射。地表的波纹就像你的汽车车灯上的波纹一样。换句话,月亮就像个巨大的反射器。如果美国政府先来问我,我就可以为他们省了那六十亿美元了。我可以从圣经告诉他们。 你在文学著作中―或者任何的科学著作中―找不到比希伯来书十一章3节更准确、确定地描述了世界的原子结构。我们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从开始到终结,神知道一切的历史和时间;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一切的微观和宏观结构;神写了圣经,按照他全能、无谬的智慧和真理写下。我读的圣经,每个字都是真理。这是神的话语,里面没有错误。不管是历史、科学、心理学、社会学,不管你投身于哪一个学科,都会在这些神圣的篇章中找到神的真理。...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无谬的话语

W. A. Criswell 博士

彼得后书1:20-21

1985年6月9日 10:50 a.m.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今早带来的信息题为:神无谬的话语。我们刚才读到的提摩太后书中,有这样的话:“圣经都是”,所有的―不只是一部分,所有的。那些自由神学学者说圣经某些地方是神默示的,他们是被神感动挑出这些部分。它说全部都是,全部,“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 然后是个命令,“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 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2] ―这也是我的职任。但是我能够接受这一切,同时又做个理智的人吗?我能够讲全部的圣经,从创世记第一章到启示录最后一章吗?我能够讲圣经,又不压制自己的理智,不欺骗听我讲的人吗?

人类的起初,撒旦的攻击就是针对神的话语的。他是狡猾的野兽―地上最狡猾的蛇。这是他攻击的焦点。起初在伊甸园里,撒旦对我们先祖说:“神岂是真说 . . . 吗?” 想要引起对神默示的话语的真实性的怀疑。从那一天直到现在,对信仰的无数攻击、指责、否认、亵渎都是针对他的话语的。公元200年时,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普罗提诺因为希腊罗马帝国中基督徒日益增长的数目和力量而恐惧,看到新柏拉图派哲学被指数级增长的基督徒的牢固的信仰所威胁,他让自己最好的学生波菲利去研究,写书反击。波菲利于是开始研究遍布罗马帝国的传道人,发现他们手里都拿着书册:他们把旧约经卷切开,并从背面装订在一起。书册,我们现在叫书。

世界第一次有书册、书的出现,是基督教的传道人将经卷剪开,从背面装订在一起,以便宣讲全能神的真道时能够更方便、快速地找到神的话语。波菲利看到这一点,就开始研究圣经,这是基督信仰的基石。波菲利是迄今基督信仰最聪慧、最有才华的对手―波菲利针对圣经、神的话语写了十五本书。如果他能够毁坏、倾倒传道人脚下的基石,他就能破坏这些人所宣讲的信仰。

波菲利的攻击影响范围如此之广,凯撒里亚的基督教史学之父尤西比乌斯和利西亚聪慧的传道人麦托丢都曾答复他的挑战。公元335年,狄奥多西下令毁掉波菲利所有的著作,我们现在只是因为尤西比乌斯和麦托丢才知道它们的存在。但是公元200年对基督信仰的攻击是典型的对神的话语的攻击,这在之前和之后的时代中都不曾消失。它从不改变:“神岂是真说 . . . 吗?”

那些攻击我们、抵挡我们的人,很直白地表明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有挖掘机可以移山,就不需要信心;如果有盘尼西林,就不需要祷告;如果有正面思考,就不需要救恩;如果有国家,就不需要有教会;如果有爱因斯坦、爱迪生,就不需要耶稣基督;如果你有科学方法,就不需要圣经。

他们很直白地表明对信仰没有兴趣,他们对破坏神的话语的方法也很清楚。他们说你可以一样地讲伊阿宋和金羊毛,就像好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你也可以讲赫拉克勒斯和十二项英雄伟绩,就像讲摩西一样―赫拉克勒斯以及十二项英雄伟绩,和摩西及十二支派;你可以讲阿喀琉斯和特洛伊战争,就像讲约书亚和攻占迦南地一样;他们说你可以讲伊索寓言,就像讲圣经,因为两者都是神话,都是教导道德。

他们很直白、公开地这样说。我抄下了一个著名的神学家的话,他为圣经辩护时说,“当然圣经中会有科学和历史上的错误。但是,我们可以宽恕这些错误,因为圣经不是科学或历史的教科书,我们不应该认为它在科学和历史的角度是准确的。”

我要说的是,如果圣经是神所写的,他知道所有的历史,了解他的一切造物―圣经是主和圣灵所写,如果充满了历史和科学上的错误,那就证明这是人的工作。这不是神的工作。就是这么清楚。但是当我打开神圣的话语,我发现的是已经被人类的知识和学习验证的真理,并且是可以通过考古和科学验证的。我们先来看历史。

人类数个世纪来都在圣地进行考古挖掘。迄今为止,所有的考古发现都证实了圣经的准确。例如,很多年来批评者一直说,“你读到圣经说,‘摩西写下这些话’,这是历史的错乱,因为在摩西身后几个世纪文字才被发明出来。 ” 他们这么说,但是我们在埃及的阿玛纳发现了石板,又接着在埃勃拉、拉斯沙姆拉、叙利亚北部以及其他地方发现了乌加里特人的楔形文字,从而证明在摩西之前几千年前人们就可以书写了。

他们说,“圣经讲到了赫人。旧约中你常常见到赫人被提到。历史上从没有赫人。” 恶毒的人攻击说。“那只是圣经作者的想象和戏法。” 然后在小亚细亚和圣地的考古学家发现,曾有个被历史遗忘的帝国:赫梯帝国。

他们说―这是显然的苛责―“历史上从没有叫伯沙撒的人”,我们认为他是巴比伦最后一个王,在塞鲁士摧毁它之前。他们认为我们肯定错了,塞鲁士的古列铭筒列出了巴比伦所有的王,但是没有伯沙撒。希罗多德在塞鲁士击败巴比伦70年后去探访巴比伦,他却没听过伯沙撒。攻击者说,“这肯定是圣经中的历史错误。” 之后他们在巴比伦的废墟中发掘,通过他们发现的楔形文字石板,我可以为伯沙撒写出传记来。

他们说:“第四部福音书―约翰福音不可能是使徒在公元一世纪写的,因为这样的神学思想要在二百五十年之后才出现。” 他们正如此说的时候,在埃及的沙土中发掘出了纸莎草纸,上面有约翰福音的一个片段,证明这部福音书肯定是在公元90到100年所写,也就是使徒在世的时间。圣经中没有历史错误,我们的知识证实神的话语的真理。

那么科学上的错误呢?我们要确定对圣经记载的事情的理解是正确的,我们也要确知科学的事实。

在二十多年前有个著名的才华横溢的讲师在美国四处巡讲。他到了一个地方,就在报纸上放一个大广告说,“如果有人可能向我指出圣经中科学的错误,我就给他一千美元。” 一个女人找到他,领到了一千美元。她说,“我找到了圣经中的科学错误。圣经中说幼发拉底河穿过了伊甸园,还说亚当和夏娃吃了苹果,这是他们悖逆、堕落的原因。科学已经证明在米索不达米亚河谷的荒漠上苹果树不能存活。我要领一千美元。”

我们首先要确定圣经记载的事实。它从没有说亚当和夏娃悖逆时吃的是苹果。我们也要知道科学的事实。科学就像一只鸡,一直在换毛,一直在改变。今天的科学,在昨天就是荒唐,在明天也会是。卢浮宫的图书馆中,有三个半英里的古老的科学书籍。他们一直都试图用最新的科学升级圣经。

假如我们在公元前10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在公元5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在1500年这样做,假如我们去年这样做,圣经中就充满了无用、荒谬的事。科学会改变,我们观察到的东西没有终极的基础。越过我们眼睛看到的,我们才能看到神的内心和思想。但我们必须要超越眼睛看到的。

圣经是由大概40个人历经1500年写成的,有两千年也没有任何改变。但你不会在圣经中找到那些怪异、无法想象的事情,圣经和这些事是对立的。

比如,圣经说摩西熟知埃及的一切科学和智慧。通过考古学的发现,我们可以读到摩西学习过的科学教科书。摩西的时代的最新科学是这样的:他们用宇宙进化论解释世界的起初和诞生。他们说它从一个蛋里出来的,四处地漂浮、漂浮;到了破壳的时候,世界就诞生了。这是摩西的时代关于宇宙起源的最新科学。我打开圣经,以为也会看到那飞行的蛋。但是我没有看到那长翅膀的蛋,我看到了人手写出的最有意义的几个字:“起初,神创造天地。”

圣经的很多内容都是和巴比伦的教导对立的。他们也有人类学和宇宙学,那也是巴比伦帝国最先进的科学。有个混沌怪兽叫做提亚玛特,还有个光明之神叫做马杜克。他们拼死搏斗,马杜克杀死了提亚玛特。好神马杜克杀死提亚玛特之后,将他铺平,就成了大地。然后巴比伦最新的科学说,“男人吐吐沫,就有了女人,” 然后说,“女人吐吐沫,就有了动物。” 这就是他们看到的人类和人类学。

我读到这些,就联想到仓库中的大牌子,写着,“禁止吸烟,纪念芝加哥大火。” 一个孩子在下面写到,“禁止吐痰,纪念约翰郡洪水。” 但我们在圣经中找不到这样怪异、过时的科学解释,我们在神的话语中找到了最神奇的对真理的其实,我们才刚刚开始理解、开始看到。

比如,约伯记的二十六章说,“神将大地悬在虚空。” 这被写成的时候,四处的人―数千年都是这样―四处的人都认为大地是建立在一个牢固的基础之上。埃及人认为大地是被四角的四个柱子支起的,大地的中心还有第五根柱子。我们也许可以爬到大地的四角,找到这四根柱子,但是第五根地下的柱子是完全的推测。

上过学的孩子都知道,希腊人认为世界是被一个叫做阿特拉斯的巨人扛着的;印度教的宇宙论认为,大地被平衡地放置在大象的背上,大象则站在一个大龟之上,大龟在宇宙之洋中游动。这是根据人类成千上万年的科学知识对大地的解释。但是圣经说,“神将大地悬在虚空。” 它悬挂在全能神的手中,沿着地球轨道运行。神靠着使人受感将这些告诉我们。

再来看,地上的人有数千年都不知道风是有重量的。但是在1643年,托里拆利―伽利略的助手―托里拆利发明了气压计,发现大气、风是有重量,并且可以被气压计测量,这是在1643年。但是之前的漫长时间,约伯记的二十章,他提到了风的重量。是神做的,神这样说,神之道。

再看:人们在成千上万年中都认为大地是平的,是方的,并且有四角。但是在以赛亚书四十章,先知描述了 “坐在地球大圈之上” 的全能神,大地是圆的。在人类知道地球是圆的之前数千年,神就说它是个圈,是圆的。这是神的感动,他全都知道,也在圣经中写出来。

月亮,圣经说月亮反射白天照亮大地的光,在夜间发光。美国说我们让人登上月亮,看上面有什么。我们的宇航员在地上行走时,他们说看到了珠子一样的沙子。沙子就像珠子一样。

我们通过化学分析知道那里最多的是钛。那里没有空气,外表粗糙、布满波纹。你看,沙子会反射光,钛会反射光,没有空气会阻止反射。地表的波纹就像你的汽车车灯上的波纹一样。换句话,月亮就像个巨大的反射器。如果美国政府先来问我,我就可以为他们省了那六十亿美元了。我可以从圣经告诉他们。

你在文学著作中―或者任何的科学著作中―找不到比希伯来书十一章3节更准确、确定地描述了世界的原子结构。我们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从开始到终结,神知道一切的历史和时间;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一切的微观和宏观结构;神写了圣经,按照他全能、无谬的智慧和真理写下。我读的圣经,每个字都是真理。这是神的话语,里面没有错误。不管是历史、科学、心理学、社会学,不管你投身于哪一个学科,都会在这些神圣的篇章中找到神的真理。

但是,我们首先也要认识到,圣经的写作不是为了当作历史书或科学教科书。圣经是慈爱、怜悯的神亲手所写,让我们能够得救,死后能够去天堂,让我们能够享受美好的基督团契,就像神的家一样,在这个世界中,并且在将来的世界中,都有神与我们同在:这是主的启示。

我们刚才向帕特•桑德凡致敬。连续三十五年,他都到这里来为基甸国际寻求支持。有一年,还是在越战期间,他站在这里,请求我们的弟兄姐妹支持神的话语的传播,他拿起了一本新约,在那时,我在我所坐的地方可以看到子弹穿过那圣经的痕迹。

帕特说,这是从美国乔治亚州的一个士兵的遗体上得到的。穿透这本圣经的子弹也穿透了他的心脏。小伙子死在越南,随军牧师从遗体上找到这本圣经,后来给了桑德凡。

桑德凡拿起这本圣经说,“我希望这是我的35美分为那个小伙子买了这本圣经。” 他坐下之后,我说,“桑德凡先生,我能看看那本圣经吗?” 他就把圣经递给我,我翻了一下。我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那个乔治亚的小伙子在最后一页写着,“今天,” 然后他写上了日期,“我,” 然后写着他的名字,“威尔逊•多玛,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 这是神的话语的目的,使我们认识主,使我们得救。

苏格兰伟大的吟游诗人沃尔特·司各特男爵弥留之际,对他的女婿洛克哈特说,“孩子,把那书给我拿来。” 洛克哈特对岳父说,“父亲,你图书馆里有成千上万的书,你要哪一本?” 沃尔特·司各特男爵说,“孩子,只有一本书,给我那本书。” 洛克哈特把圣经给了沃尔特·司各特,这位苏格兰伟大的吟游诗人就这样握着圣经死去。“只有一本书”,垂死的圣徒说。

给我讲那古老的故事,

话语长了翅膀,

满有力量,

带他的灵魂到荣耀中。

 

只有一本书!宣讲它,相信它,接受它,跟随它,爱它,这是神赐给我们人最伟大、最重要的恩典。这是介绍我们主的书;这是讲述他从死中复活的书;这是讲解他在天上的国的书;这是应许我们他还会再来的书;这是让我们无论经历什么困苦、危险,都抱有盼望的书;这是使我们成为传道人、教会、宣教士的书,我们因它才能够活着、面对死亡,才会盼望在一个更美、更好的世界中遇到我们的主。

这是我们的邀请。如果你是在小堂里,也有足够的时间过来;如果你在这个大堂中,如果你在克曼大厅,如果你在卡登广场,不管你在哪里,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马上要祷告,我祷告的时间,乐队会上来。我们要一起求神祝福这呼召。然后我们会起来唱呼召的诗歌。

我们唱呼召诗歌的时候,把你的生命交给主耶稣,“我接受他作我的救主,加入神的家庭的团契中。” 加入我们的教会。回应你心里的呼召,“神在今天对我说,我要用生命来回应。” 我们站立唱诗歌的时候,愿天使看顾你过来的脚步。

我刚被告知金克拉带领着参加公司年会的员工加入了我们。他们每年都会过来,金克拉就站在那,我们每次都会作奉献的祷告。金克拉对我说,“今天有太多人了,他们可能无法聚集在一起。”

他会站在那里,如果你来自金克拉的公司,这是最美好的一天,来再次地奉献自己,再次把心和生命交给主耶稣。你会成为更好的销售员,你会成为更好的父亲,你会成为更好的丈夫;你会因为再次将心献给主而成为更好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是,神的圣灵会将这请求放在我们的心里,“这是神的时间,我要用生命回应。”

现在我们祷告:主啊,这是多么美好。圣经被称为神的话语;神写下的声音被称为神的话语;主耶稣基督被称为神的话语。他们三个都是神的话语:永生的话语,口中的话语,写下的话语,我们能够得知这一切是多么美好!我们可以在灵里认识神的话语,我们可以靠着读这神圣、无谬的话语认识神的话语;我们可以在心里听到神的话语的声音。感谢主这样清楚明白地向我们显现!主啊,再次向我们确定这信息。愿神祝福我们所宣讲的真理,以加给我们得救的人为印,以这些加入耶稣的家庭的人为确证,以这些再次将生命献给主的人为确证。和那些与神的天使同在的人一起,我们要永远地爱你,为那些转向你的人更加爱你。我们不配的祷告,是靠着你宝贵救恩的名,阿门。

金,你来站在这里。我们马上要唱诗。金说那些今早参加他带领的主日学的人,如果你愿意再次地分别为圣,再次地将生命献给主耶稣,来握一下他的手,再回到座位。其余的各位,如果你愿意把生命交给主,受洗加入教会、奉献自己,我们请你跪在这里,我们和你一起祷告。神会带领我们,圣灵会将这呼召放在你心里,来吧,无比地欢迎你!我们起立唱诗。